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无火现场的焦尸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五章

    无火现场的焦尸

    ————————————————————

    ......

    “案发现场没有火烧过的痕迹,但死者全身却被烧焦了?莫非这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小张有这样的疑惑是正常的,并且他很正常说出了一个很符合逻辑的推测。

    这里会不会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可惜——事实是这里的确就是第一案发现场。

    现场没有多余的痕迹,疑似自杀???

    ......

    这是第一眼看到案发现场时,所能获取到的信息。

    但随着观察的深入,方才发现那简单的现场可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按照标记,死者所处的位置正好是在十三层西半边正中心的位置。这栋楼此刻的状态应该算是毛坯房,而正中心恰好在客厅,挨着一面墙。

    “根据报告,当时死者就躺在这里,头部朝着墙面的位置!”

    距离案发方才也就过去了不过两天的时间,地面上痕迹被标注了之后,显得格外清晰。

    陆安康蹲在那里,查看着,思索着。

    “没有火,却被烧焦了!”

    “所以,是不是很灵异?”小张言语中惊讶夹杂着一丝兴奋,毕竟是第一次接近案发现场,他脑海中闪烁着影视剧当中各类侦探探案时的画面。可惜侦探不是他,若说有也是眼前这位陆安康。

    “趴着?”

    陆安康观察了半天的痕迹后问道,小张点点头:“就是趴着,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陆安康随即指着地上的手印:“掌心印和手背印区别还是很明显的!”

    小张按照陆安康的提醒,仔细查看,当真如此。

    随后陆安康继续分析着,嘴边喃喃着:“站着?蹲着?还是跪着?”

    小张再度疑惑的问道:“什么意思?”

    陆安康指着痕迹说道:“初识动作不应该是趴着,而是上面的三种!如果是从站着的方式趴到了那里,为什么要趴下呢?从膝盖部位可以看出重力曾经集中在这里,所以痕迹很深,以此推断初识动作应该是跪着,蹲着,对比四周痕迹的新旧情况便可以排除蹲着,而是跪着,并且是跪了好一段时间......”

    那么死者为什么要跪在这里呢?

    又恰好敢在这样一个五号楼十三层的位置?

    毕竟十三在西方人眼中是不吉利的,如果再逢上一个五......

    “水晶湖?杰森?”

    小张脑洞大开的说道:“难道是一个异教徒?”

    陆安康没有回复,即使他觉得校长这种恐怖片看多了的思想很跳跃,但又不排除有这样事情发生。

    他蹲伏在死者曾跪在的位置,面前所能看到的便是一面水泥墙。

    墙?

    难道秘密在墙里面?

    往往也只能藏在墙里面!

    手指触碰在那粗糙的水泥墙上。许久后,陆安康手指间仿佛触摸到了什么!

    指尖微微用力,那并不厚固的一层水泥便给摁碎。

    这是后来涂抹上的!

    陆安康对比着四周的墙壁,若非是用手摸了,恐怕很难被发现。

    而且还必须要一个非常锲合的时间,那就是这水泥涂抹好的前后不超过太久的时间。不然,就算是再好的水泥工也做不到将前后手融合的近乎一模一样。

    那么,陆安康第一时间怀疑做这些会不会和当时建筑工人有关。

    他的第一反应之后,立刻继续摸索着那水泥墙上的诡异痕迹。顺着那水泥痕迹不断往一个诡异的图线慢慢的摸索过去。

    伴随着一片片水泥壳掉落下来,陆安康所能看到的是他最不能看见,却又最想看见的!

    “我去,这是什么?”

    小张瞧着墙上那摸出来的诡异图案:“好像是字?却又跟鬼画符一样?”

    最主要的是——

    陆安康竟然发现了这些。

    小张只是反应性的说了一句:“还是康哥厉害,刚到这里就发现了这么诡异的东西!”

    “不是他们没发现!”

    陆安康瞧着那墙上鬼画符说道:“而是他们没准备去发现!”

    陆安康口中‘他们’是谁?

    小张很快就知道了:“可是他们为什么不准备发现?”

    陆安康回头看着地上标记,仿佛瞧见了曾经跪在这里的那具被烧焦的女尸:“因为他们从一来到这里就意识到,这件事情已经不是我们南区分局能够插手的!”

    小张转过身,就给自己师傅老张打电话汇报这边发现的最新情况,顺便把那鬼画符拍下来发了过去。

    而整个过程当中,陆安康一直注视着那个所谓的鬼画符字样。

    为什么?

    他难以置信的盯着那字样,回头看着那具仿佛就跪在自己身后的女尸。

    他明明能感觉到这并非是意外。

    人皮路引出自于烧焦的女尸体内,而那烧焦女尸出自于这里。此时此刻这里墙上出现了跟人皮路引上一样的字样也不足为奇。

    可是字样先后顺序是不同的。

    这里字样应该是之前留下的,而人皮路引上的字样则是自己从西门豹事件中脱身后出现的。

    一种懵懵的邪异包裹着陆安康的全身,他转身,吩咐小张即可回到南区分局,不要再调查这件事情。

    而他自己则是开着他的车,头也不回的往家里去了。

    早上因为起晚,所以着急之下并没有带上人皮路引,那东西应该在家中书房的桌子上。

    等到陆安康回到家中,到了书房的时候,书桌上的人皮路引却不知了去向。很快,似乎是自己突然而至,屋子里面传来了一阵异动。

    陆安康本能的抽出了书房架子上,那把西门豹所赠的无名刀。

    刀出了鞘、因全身暗色,在书房没有拉开窗帘的情况下,几乎看不见它的存在。

    陆安康用刀挑开了窗帘,注视着书房,动静并非来自于这里,好像是从楼下而来。

    他小心翼翼的沿着楼梯走下去,即使他明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被底下的东西发现,但人往往会给自己一些心理作用。

    这些作用并非全部无效的。

    就好似现在,陆安康将自己放在了偷袭的角度上。所以他身心凝聚到了一个点上面。

    那个点在当他刚走下楼,突然变成了一人大小的人皮路引迎面扑来时。

    他举起手中刀,瞬间劈了过去。

    刀仿佛真的砍到了人皮路引上,似乎也将其整个的劈成了两半。

    但之后,四周却陷入了一片黑暗......

    越来越深的黑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