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案发驿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七章

    案发驿馆

    ————————————————

    ......

    人皮路引厉害之处提供的不仅仅只有一份身份证明文书,相对应的令牌以及各类关联物件都会一并呈上。

    所以,在某个瞬间,任何人都会怀疑这身份并非是虚构,而是真实存在的。

    包括陆安康也有这种‘错觉’。

    ......

    陆安康冲进了那驿馆当中,反锁的门是被他用脚给踹开的。

    赶巧就在这一瞬间,里间竟也有人同时准备开门,不偏不倚的撞到了陆安康的脚下。那一脚的力道很大,那人当场便昏了过去。因为被血腥味吸引的陆安康本能先观察驿站内的情况,未见到危险后,才再度注意那人,那是一个年轻的小哥。

    从他的穿着上来看,应该属于驿站人员。

    刚才开门的瞬间,他的视线不断往里面看,手上动作却是扒着门,身子跃跃挤出门缝。

    这是遇到危险时一种身体反应。

    陆安康跨过了昏迷的驿站小哥身边,手中无名刀紧紧抓着,缓缓的往驿站里面走进去。

    只是脚步踏进之时,无数的蝇虫从里间飞出,手中无名刀一阵乱砍,完全没有效果,幸而那些蝇虫只是从陆安康身前经过,并未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待到那些蝇虫从房间里面转悠了一圈,飞出了驿站后,扑面而来的腐烂气味,惊得那昏迷的小哥瞬间清醒过来,更别说陆安康这个嗅觉灵敏的家伙了。

    五脏六腑一阵翻滚,险些当场吐出来,退后几步,待到那气味消散了一些时,那惊醒来的小哥已经翻身冲出了驿站。陆安康迅速的打开驿站的各个门窗,将那腐尸的气味扩散出去之后.....方才继续往那个腐尸气味源头走过去。

    果不其然那是一具腐烂到血肉都已经生蛆的尸体。

    外头正值夏日,那蛆虫活跃的在那腐尸上面爬来爬去,从口鼻入,又从耳朵而出。

    那画面要多恶心便有多恶心。

    好在多年的工作经历,让他在尸体这方面承受能力比一般人强得多。

    陆安康皱着眉,缓缓蹲在了那蛆虫遍身的腐尸跟前,问题已经接踵而至。

    “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陆安康观察着整洁的驿站,驿站来往员这么多,打扫得又极为干净,这么一具尸体摆放在这里不可能不会被人发现。

    陆安康注意到尸体腰间系着一块腰牌,刀尖轻轻将那腰牌挑到了眼前:“驿站老板?”

    此处是一家官驿,会有当地的衙门安排特定人员来经营。往大一些的驿馆,比如在汴京那里的驿馆,驿馆老板还会有官员来充当。所以这腰牌象征的身份,死者的身份。

    “驿馆老板尸体出现在驿馆,但这里又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最主要的是那尸体初时一看,会因为腐烂的程度而辨认为因为死太久而导致。但再一看,此中端倪便出现了。

    而这端倪就出现在死者的腰牌上面。

    “腰牌上只有少量灰尘泥垢,并带有经常擦拭的痕迹!”

    若是死者和腰牌相互匹对,那便是说这死者是刚死没多久,粗略估计应该在三天之内。

    三天之内?

    尸体为何会腐烂到这种程度?

    陆安康还在疑惑当中时,那逃走小哥已经去而复返,身后跟着七名捕快。各个手持佩刀,见到陆安康的本能反应,便是亮出兵器,做出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要解决这种误会,陆安康很清楚要怎么做!人皮路引提供的身份便是一个现成的解决办法!

    开封府的腰牌,那标明身份的文书。

    依然表明了陆安康是比他们这些捕快高太很多的存在。

    再加上开封府和包公的标签。

    几人脸色威胁之色被谦恭所取代:“原来是陆校尉!”

    主动与陆安康教头的是捕头,毕竟陆安康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时候,是在案发现场,并且是尸体旁边。不过,那个清醒过来的驿馆小哥证明了陆安康是事后带来的。

    前后的经过大概是在三天前,驿馆老板说最近没什么人经过,便让驿馆小二回家休息几天。

    本来放假了是一个挺好的消息,可是驿馆小哥总觉得哪里不对。

    尤其是当他路过驿馆时见到好几个过路的官家都被挡在了驿馆门外后,他意识到了一丝不对。

    也就是今天,驿馆小哥主动回来,便发现了驿馆里面的尸体。

    随后的事情,众人也都知晓了。

    捕快问道:“为什么你一早就觉得不对,可直到今天才回来查看呢?”

    捕快问题出发点很对。

    这一点,驿馆小哥结结巴巴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完美的解释。

    “没有解释,作为第一个接触案发现场的人,你的嫌疑很大!”

    捕快瞬间将这么大的一个帽子扣在了驿馆小哥的头上,惊得这个貌似才不到二十岁的家伙,当场瘫坐了下去。

    好在,在场人当中有着法医出身的陆安康。

    “别吓唬他了!”

    陆安康嗤笑一声:“把情绪也在断案的考虑范畴之内。”

    陆安康开口,那捕快自然是退后了一步,更何况陆安康身上还有着包公座下护卫的身份。

    即使他心里面明显有些不悦。

    这点不悦,显然是陆安康起初不清楚的,但事后再去想也就明白了。

    这些捕快是按照业绩来增加收入了,一个案件拖得久对他们,奖金也就来得晚。

    在这样一个官场风气并不见得好的宋朝,这种事情屡见不鲜。所以,捕快的目的已经显而易见——他想直接把驿馆小哥扣成杀人凶手,好早日结案。

    不巧——

    陆安康在这里。

    他走到那尸体旁边观察着说道:“根据这小子所言,死者在三天前还活着,死亡时间也就不超过三天,三天的时间,就算是到了盛夏,尸体也不可能腐烂到这种程度。所以......”

    “此非人力所为!”

    等到陆安康这句话吐出的时候,那捕头和捕快脸上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他们或许是相信的,或许是质疑的......

    至少在他们没有目睹之前,质疑和相信应该是参半的、甚至还夹杂这嘲讽。

    “此非人力所为?开封府就是这样办案的吗?”

    无视了菊花。

    陆安康盯着那具腐烂的尸体,他不晓得眼前这突然的遭遇和人皮路引有没有关系,如果有关系的话,那么人皮路引上面为何还没有出现异动。

    看来,应该不是。

    但案子就摆在这里,好奇是每一个从事那类工作者身上共同的一个毛病。

    “秘密......每一个尸体的背后必然藏着一个秘密!”

    而陆安康恰巧就晓得如何撬开这秘密的嘴,让它自己把这秘密给吐露出来。

    说着话,无名刀划开了食指,鲜血一滴滴的往尸体的口中滴了进去。

    他计算着数量:

    “一滴,两滴,三滴......”

    够了!

    下一刻,那腐烂的尸体猛然间从地板上直起。

    挥舞着双手朝离他最近的陆安康扑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