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苏?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八章

    苏?

    ————————————————

    ......

    那一刀从上到下,毫不犹豫的劈砍了下去。

    无名刀的锋利远远超过了陆安康的想象,力道不大的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一刀下去,竟然瞬间将那具腐尸砍成了两半。

    从腐尸复活,再到被砍成两段。

    前后也就数息的功夫。

    这数息的时间里面,陆安康在众人心中形象已然大变。

    “现在捕快应该清楚,此非人力所为了吧!”

    陆安康声音冰冷的说道,那捕快退后两步,低下头:“是在下冲撞了校尉了!包公座下,果然皆是能人异士,非我等凡人所能想象!”

    那一刀并非是为了立威,陆安康从那腐尸上感受到了邪气。

    他想知道那邪气是什么!

    想要知道,就得把它给引出来。而此刻找不到镜子,最好的办法只有以鲜血为引子,将其从尸体当中吊出来。这是一个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办法,不是他陆安康的专属。

    邪佞对鲜血的渴望远远超过普通人的想象。

    所以,那几滴鲜血够了。

    但仅仅凭借着那一下的挣扎,却还是不够陆安康搞清楚腐尸里面的邪气是什么。只是那邪气太浅,最终在那无名刀的刀气下散掉了,许是因为这刀的刀气太强,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陆安康只得将注意力挪到了那被砍成两半的尸体上面。

    但接下来的一幕——

    “尸体的五脏六腑是活着的......”

    陆安康的发现不可谓不是惊奇的,连那已经年仅三十余岁的捕快都闻所未闻过。

    一个已经腐烂的尸体,五脏六腑竟然是活着的!

    这怎么可能?

    可是回想起刚才那尸体复活过来的场面......

    这又有什么不可能的!

    但这具五脏六腑尚且活着的尸体对于陆安康的意义远不是他们想象的。因为此类的情况还发生于不久前,他刚检查过的烧焦女尸身上。并且......正是这女尸体内的人皮路引把他带到了这奇怪的穿越当中。他皱着眉头,接近全力的想要搞清楚所有事件的始末。

    可是他尽力了——

    资质有限,他想不到更深的层次方面会隐藏着什么秘密。

    但眼下,他清楚这尸体出现的情况跟之前遇到的那烧焦尸体不会只是巧合。

    事发第二天。

    驿馆老板到底是怎么死的?

    官府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毕竟此类消息一旦传播出去,必然会惹得民不聊生。县令只得私下里面找来法师过来驱邪......

    而陆安康依旧在驿馆里面。

    直至七日夜后,那应该算是驿馆老板的头七。

    经之前一事后,驿馆的小哥早就辞职不干了!而陆安康流在此七天,自然也不会是闲着的。

    在尸体被带到衙门第二天,陆安康便凭借着身份再度对尸体进行了查验。因受到条件的限制,陆安康所获取到的信息和之前的没什么两样,唯一多出来的便是在死者的体内发现了不少蝇虫的脚足以及翅膀等残肢物质。而且数量不少......一旁陪同的仵作,还以为死者生前有什么吃苍蝇的怪癖。

    事实应该不会这么简单。

    这些苍蝇的躯体并没有被咀嚼过的痕迹,并且大量囤积在死者喉咙和食道部位,进入胃部的极少,也就是说......

    “他在临死前吃了这些苍蝇!”

    陆安康疑惑的看着这具尸体,会是什么东西搞出来的这些呢?

    妖邪?

    可能性应该是很大的,也只有这种东西方才能搞出此类事情。

    那随即而来的问题又多了......

    为什么驿馆老板会遭遇这种东西?

    那妖邪是否还会继续作祟?

    这些东西都是不能深究的。

    因为越是深究便是越是麻烦。

    而陆安康留在这里渡过了头七后,依旧没走的理由也正是因为人皮路引迟迟未作出下一步的指示,这让陆安康感到一种无措感。根据他的猜测,只有完成了相应的任务之后,方才回去。

    可眼下......

    头七已过,镇上并未再出现什么怪异的情况。

    驿馆也被安排了新的老板再度开始运营了。为此,县令亲自上门登临想要感谢陆安康,多半是想进行一下官场上的规矩。而这位完全不在乎这些的校尉大人已然瞧瞧离开。

    他并没有直接离开镇子上,而是下意识的去找之前那位驿馆小哥,试图从他那里在得到一些此事的些微线索。

    然而,等寻到这小哥家的时候,附近的邻居却告知这位小哥早已在几天前就搬走了。

    按照正常的逻辑,陆安康明显会将这小哥突然搬走跟驿馆老板的死联系在一起。

    恐惧?

    人都已经死了?

    还恐惧什么?

    毕竟在古代,搬家这种事情可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办到的。尤其是对于一个驿馆的小哥来说,更难.......

    那么这位小哥与驿馆老板死联系也就加深了,甚至于他可能知道些什么秘密,却未曾吐口?而这秘密多半跟驿馆老板死因有着极大的关联!

    打听了那位驿馆小哥离开的方向后,陆安康便一路往西南去了。

    因为六品校尉的身份,使得他轻松的在驿馆借来了一匹马。虽然骑术不是特别好,但几番折腾后,多少还是能上路了。

    那一路追过去,本就是茫然的......

    但对于此刻还没有接到具体任务的陆安康来说,这恐怕是他唯一能找到的方向感。

    连续追了三日,始终没有找到驿馆小哥的人影。

    或许是从中间岔开了走,或许还没有追上,诸多原因。

    途中更是在经过一家野店的时候,胯下的马给人偷走了,想要问责野店老板的时候,发现整家店早已人去店空。而后院一股从土壤里面冒出来的腐烂的味道也紧跟着钻到了陆安康鼻息当中。他找来了工具,果不出所料的从后院那里挖出来一具尸体,只是他料不到的是这具尸体的主人正是那驿馆小哥。

    更加让人想不到的是驿馆小哥此刻已经成为了驿馆老板之后,第二个死于那种全身腐烂的状况。

    陆安康当场剥开了他的胸膛,喉咙,食道内皆发现了蝇虫的痕迹。

    就在陆安康回想起当时闯进驿馆,撞到的蝇虫时,沉浸许久的人皮路引终于给了一丝反应,急忙掏出查看,发现那人皮路引上终于多了一个字:

    “苏?”

    陆安康疑惑的看着那个字:“何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