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偷马贼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九章

    偷马贼

    ——————————————————

    ......

    野店空了?

    难道是黑店,不然尸体怎么会埋在后院呢?

    陆安康依旧是无法搞清楚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晓得自己的马虽然被偷了,好在那马留下蹄印依旧是清晰的,方向依旧是往西南。

    野店处在荒郊野外,对于此处十分陌生的陆安康来说,即便是分辨得出东南西北,却也不晓得哪里会有人家。他的选择只能是继续往西南去追。

    不过这次,不再是追驿馆小哥,而是追一个偷马贼。

    很快,他便意识到似乎所有的问题都在往西南方向所指。

    也正是前往西南方向的途中,人皮路引有了反应,或许继续下去,就应该会有新的内容出现。

    抱着这样的想法,陆安康追了一上午,又追了一个中午,终于在傍晚的时候,发现眼前的马蹄印渐渐的深了。

    那就是说自己已经靠近那个偷马贼了......而与此同时,他自己本身体力也近乎耗到了极点。瞧着前往已经逐渐变缓的山林,他能坚持到现在,都自觉自己回去会应该可以去参加一个马拉松了。

    也多亏了山林之故,所以马儿的速度并不见快,才给了陆安康追上的机会。

    或许,那偷马贼应该意识到后面有人在追自己放缓了速度。

    伴随着思绪和体力都即将滞缓的时候,前方的异动顿时让陆安康已经疲惫的身子爆发出的一股冲刺的力量。

    ......

    “哪家的泼皮,没长眼睛吗!”

    伴随着一个清脆的声音,以及一阵马的嘶鸣声。

    前方的异动显然不小,仿佛是车祸现场一般,只是这个时代没有车。只有两匹因为转弯而没有瞧见、撞到一起的马儿。

    马上的两道身影分别倒在了草丛当中,一个壮硕,一个娇小。那娇小的身影还未及站起,就开始嚷嚷着叫骂道:“我的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给我等着......喂!别跑啊!”

    那娇小的身影话还未说完,那壮硕的身影竟然直接将那撞倒的马直接提了起来。

    那匹马正是陆安康之前的马,而眼前壮硕的身影,他也记得正是那家野店的老板。

    没想到之前看到这老板也没什么影响,这方才过去了一夜一日,竟发现此人力气之大,竟然能做到单手提起马的程度,好生厉害。

    那野店老板翻身上马,再度溜之大吉,只留下那娇小的身影在那里叫嚷着。

    眼瞅着只差眼前这一步,陆安康岂能就此放过。

    脚下瞬间爆发出七星罡步,冲到了刚被那娇小身影扶起来的马匹旁边,跟着一屁股跳上去,坐到了马鞍上。

    那娇小的身影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他有了意识的时候,那马与陆安康早已经与他拉开了距离。

    再也追不上了......

    陆安康听到了身后再度响起的咒骂声。

    他只得言道:“官府办差,借你马一用来日必还!”

    只听到后面那清脆的声音叫嚷道:“你个偷马贼骗谁呢!还我?鬼才信你!”

    两下破风声,陆安康本能拔出无名刀朝着身后一砍。无名刀影闪过,瞬间将两块发绿的石头给砍成了四半。石头在空中溅出了不少碎屑,有的落在了陆安康身上,有的则是落在了马屁的屁股上。

    但都无伤害......

    想来是身后那人情急之下,随手捡了路边的两个长了青苔的石头给扔了过来。

    陆安康转身,再度朝着前方那偷走了自己马的野店老板追过去。

    这一追,便是到了黑夜降临。

    这急匆匆的追逐,早已让陆安康搞不清楚自己到了何处。他只晓得,自己找到自己那匹马的时候,马已经死了......

    死相和之前的驿馆老板,驿馆小哥一样,依旧是全身腐烂,五脏六腑尚存活的状态。

    这种诡异的现象又出现了,到底预示着什么?

    而人皮路引依旧没有给出详细的任务目标。只是在刚才抢马的时候,有了些许的异动。

    看来眼前的这条路,只能继续往下追查下去。

    只是眼下,最好还是先歇一歇,陆安康实在是乏力,没有太多的体力再追赶下去。

    他一屁股坐在山林间竟是湿气的草堆里面,顾不得那上面传来冰寒,躺在那里大口的呼吸着这个世界尚且未受到污染的空气。

    乏累让身子渐渐失去意识的时候,一堆堆发着绿零散的光芒蹿入了陆安康的眼中。

    他本以为那是萤火虫之类的东西,然而,稀碎的脚步声传来时,他本来疲惫的身子瞬间惊醒过来。

    本能的朝着身后那些绿光看过去......

    “不对!不是萤火虫!”

    他很快便注意到自己背上,还有马屁股上都有这些绿光。

    他伸手一抹,一道道绿色的荧粉被带到了他的手指上:“磷光粉?”

    这些东西是何时沾到自己身上的?

    陆安康努力的回想,脑海中立刻回想起白天那道模糊的娇小的身影。

    难道是他?

    陆安康没有来及瞧清楚那人的模样,但眼下,自己身上磷光粉明显是一个麻烦。

    他迅速的用自己的袖子抹掉了马屁股上的磷光粉,将整个外衣脱下之后,扔到了一旁草丛中。

    不远处传来脚步声渐近,若是猜测得没错,多半就是那个给自己下磷光粉的小子。

    现在看来,能在那种时候,不忘给了给对手下尾巴的家伙显然不是简单的角色。

    他重重的拍了下马屁股,没了磷光粉的马迅速的消失在了夜色下的山林中。

    陆安康则是爬上了原地的一颗树上,仔细的听着那渐渐靠近的脚步声。

    因为山林中草木杂多,那脚免不了发出非自愿的声响。

    也正是这声音,提醒着陆安康那身影已经靠近了。

    伴随着磷光粉的消失,那身影也自然停住了脚步,瞧着断掉的线索。

    那清脆的声音再度响起:“奇怪?怎么断了!”

    陆安康听到那声音、一脸奇怪的皱了皱眉头......

    “这声音怎么有点奇怪......”

    他低头瞧着身下黑暗中那模糊的娇小身影,眼神中疑惑越来越浓。

    此时此刻,那小身板莫名其妙的左转转右转转,身后那些磷光粉也早已失去了光芒。

    直至那小身板开口说了一句,陆安康方才清楚他为什么一直在这里绕圈子——

    “倒霉!又迷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