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任务出现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十章

    任务出现

    ——————————————————

    ......

    一个路痴竟然还敢大半夜的瞎溜达。

    陆安康无奈的摇摇头。

    望着头顶的月亮,心道:若是连一个路痴都甩不掉,那在这凶险不明的古代,岂不是随时都可能殒命?

    冷笑一声。

    他原本想就此离开。

    可这世间就是会有那么巧得事情总在已经决定的好的时候发生。

    那人皮路引中终于发出的久违的波动,紧跟着一道完整文字出现在陆安康视线当中。

    即使月光微弱,但他依旧是瞧清楚了那人皮路引上的内容:

    “驾驭二年。苏轼游山林,久未归途......苏母程夫人梦中牵挂,遣苏小妹前去寻其兄长,于一峡谷深处发现苏轼尸体。”

    ......

    苏轼?

    苏小妹?

    不对,陆安康在看着自己开封府右司郎中包希仁座下护卫的身份。

    顿时一脸疑惑:

    “包拯和苏东坡是一个时代的人?”

    我怎么不晓得!!!

    脸上惊奇久久未能消散。

    眼前,这事实就摆在这里,但很快陆安康就找到合理之处。他历史的确不好,但脑子还好使。

    或许不是一个时代,可能隔了一代......比如包拯快入土了,而苏东坡刚刚成年之类的。

    这样的话,倒是合理的。

    但推测终究是推测,似乎也意识到陆安康在历史上面的欠缺。人皮路引发出一阵波动,不知道是在示意什么。

    但之后,陆安康自知若是摆脱不了人皮路引,恐怕自己真的得去多学学历史了。

    但为何人皮路引此刻会出现了提示?

    莫非和底下这人有关?

    再莫非他就是苏东坡?

    根据此时此刻陆安康临时推断人皮路引之所以会现在出现提示,必然出现了与任务相关的主要人员。

    上一次,自己一出现就在漳河边,同时遇见了西门豹,廷掾以及巫婆等人,所以一开始就出现了任务。

    在这人出现的时候,人皮路引就出现了异动,陆安康觉得自己猜测应该是十有**的。

    所以之前打算离开的想法瞬间消散了。

    他盯着树下那个转来转去的身影,气得大气不断喘出来,并且不断咒骂着:“该死的佛印秃驴!不是这说什么夜光粉能维持很长时间吗?这才多大会儿功夫就不亮了!死秃驴!臭秃驴!等我回去,定然烧了你那破庙,看你还怎么念经!”

    佛印?

    佛印禅师?

    这个陆安康还是晓得,毕竟在小学课本上语文老师提到过多次,一个和苏轼至交,并且文学造诣很高的和尚。法名了元、宋神宗钦仰其道风,赠号“佛印禅师“。

    底下这小子敢直呼佛印为秃驴,这就让陆安康想到了民间传说苏东坡和佛印的一件趣事。

    苏东坡有一次去拜访佛印和尚。他进门便叫道“秃驴何在?”

    佛印和尚不慌不忙的说“东坡吃草”。如果事情果真如此,佛印大师的智慧可真的是很不简单了

    光是反应速度,便使常人望尘莫及!

    通过这一传闻,可见佛印禅师和苏东坡关系之要好,用后世的话形容不亚于一对好基友。

    想到这里,陆安康更加笃定底下那小子应该就是苏东坡。

    能亲眼目睹苏东坡真人,这恐怕是在得到人皮路引之前,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

    有那么一瞬间,陆安康忽然觉得拥有这人皮路引也并非是什么坏事。

    只是——

    山林中一阵狼啸声。

    惊住了陆安康,更是惊跑了树底下那右转右转的苏东坡。

    只听见那小子惨叫了一声:

    “妈呀!有鬼啊!”

    那声音尖细,应该还处于未发育阶段。

    不过那个头不算低了,看来苏东坡年少时发育也并不是多健康的。而且那未发育好的声音中还带着一丝丝隐隐的女高音。

    娘炮?

    苏东坡不可能是娘炮吧?

    不过想想放到任何一个普通人身上,独自一人在山林中听到狼啸声,多半都有些惊魂动魄的!夜晚下的山林可是这些飞禽走兽们的天下,除非是如武松一般,前提还得是喝了十八碗酒能耍醉拳的情况下。

    但无论是普通人,还是武松,聪明一点的都不会在这种时候发出声音。

    毕竟狼可是一个听力灵敏的犬科哺乳动物!

    瞧着那苏东坡自带着尖叫声逃走,陆安康顿时觉得人皮路引上写他死在了山林峡谷深处倒是相当正确。

    这种人,若非是碰到自己这次多半是真的死定了。

    陆安康当即从树上跳下去,脚踩七星罡步快速的朝着苏东坡追过去。已经持续了一天都在追逐路上的他到了晚上还要继续追,体力消耗明显奖励了七星罡步本身所具有的速度。

    但这速度本该能追上苏东坡的。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恐惧所致,这小子的速度竟然跑得跟一只兔子一样。

    回想到他之前朝自己扔磷光石的手法,虽然不强,却也是有练家子的底子。莫非这苏东坡不仅仅文学成就高,还修习了一些武艺不成。

    但想到宋朝这个褒文贬武的时代,又觉得不太可能......

    疑惑啊!

    陆安康捂着因为脑回路渐渐跟不上局势的大脑,隐隐一点作疼,使得他只得先抛下这些多余的问题,加速的朝着苏东坡追过去。

    而紧紧跟在他们身后的狼啸声也渐渐靠近,靠近的同时,陆安康也越发听到不知一只狼的声音。

    狼本身就是一种群体狩猎动物。

    一头狼,或许还能应付的了。

    一群狼,无疑是送死。

    而前方苏东坡的吼声还在继续,陆安康咬牙,脚踩七星罡步,瞬间一个冲刺,将苏东坡扑到在了一处山坡上,两人顺着山坡一路滑下去一段距离后。

    那苏东坡应该是中间撞到了什么,已然没了知觉。

    摸了摸口鼻间气息尚存,陆安康顿时吸了一口气。

    要是这苏东坡死在了自己手里面,那玩笑可就玩大了!

    身后狼群的吼声越来越近,近到已经力竭的陆安康想要扛着苏东坡逃离这里成为了不可能的事情。

    他唯一的解决途径就是上树。

    而上树也代表着他将自己和苏东坡逼上了一条死路......

    “祈祷吧!只要熬过晚上,到了白天,老子会有办法对付这些狼崽子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