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北宋有个苏小妹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十一章

    北宋有个苏小妹

    ————————————————————

    ......

    这些狼的耐性是超乎陆安康想象的。

    他们守在那树底下,守了一整夜,直至次日清晨,依旧未曾离去。

    表面上的狼有十条左右,但不排除狼族的狡诈暗地里面还有别的狼在潜伏着。

    苏东坡醒来时的反应也是超乎陆安康想象的。

    因为他昏了过去,生怕他从树上掉下去的陆安康,便扯下自己的腰带将他绑在了树梢上面。

    这本是好意......却为之后,留下极深的误解。

    因为狼群一时半会儿散不去之故,陆安康便自个躺在树梢上睡了一阵,恢复了一些精气神。等到清晨,瞧着底下依旧露出凶狠目光的狼群,陆安康意识到一时半会儿这些狼是走不掉的。

    可继续耗下去,最先扛不住的肯定是自己和苏东坡。

    而这时苏东坡也已然醒了,睁眼瞧见自己被一根腰带捆在树梢上面,再瞧瞧陆安康。

    脱口便是骂:“你个偷马贼!你脱了裤子想干嘛?休想对本公子图谋不轨!”

    陆安康盯着苏东坡,不晓得哪里有问题,总觉得面前这个小子眉清目秀,虽然前额稍微凸起,眼窝略深,但却不失俊俏,眉宇间透露着一股难掩的秀气。

    历史上家就是这般模样吗?

    觉察到陆安康那盯着自己久久不曾挪开的视线,苏东坡再度嚷嚷道:“看够了没有,你不会真的有龙阳之好吧?”

    陆安康回过神,盯着底下那些饿了一夜,露出锋利獠牙的狼群......

    “得先想办法把这些狼赶走才行!”

    他在那里自言自语道。

    目光注视着四周,想要寻找解决的办法。

    而摆脱了束缚的苏东坡也并没有折腾出什么大的动静,因为有点脑子的人此刻都清楚现在的局势到底该如何处理。

    “你为何到此地?”

    陆安康回头看了看将腰带主动递给自己的苏东坡,瞧他的年纪也就菜十四五岁而已。这般年纪不留在父母身边,怎的一个人闯到了这片山林当中?

    莫非是游学?

    但在成年之前,很少有书生会出家门游学的吧?即便是古代这种背景下......

    面对着陆安康的问题,苏东坡不答,反倒问道:“你为何又会来此地?”

    “吾乃开封府包公坐下六品护卫陆安康!”陆安康亮出自己开封府尹的腰牌:“来此自然是查案的!之前撞你那厮便是我要追捕的要犯,情急之下,为了追他,只得抢你的马来用,还望公子见谅!”

    “就算是查案,也得说清楚吧!”

    苏东坡双手扶着树枝,生怕一个不小心掉下去,再入了狼口中,落得个死无全尸的地步。

    陆安康将腰带系回到腰上,无意中瞥见苏东坡眼睛转向了他处,以为他是在观察那些狼群的动向,便再度问道:“你好好的为什么要来这里?”

    苏东坡答复道:“我哥丢了!我哥的一个朋友说他应该在这个附近失踪的,便让我来这里寻他。还说途中会遇到什么贵人相助,结果贵人没遇到,倒是被人把马给抢了去......”

    说着,埋怨的小眼神瞪了瞪陆安康。

    然而,此刻陆安康却是满脑子懵逼的状态。

    那简单的三句话里面包含的信息太多了!

    哥丢了?

    哥的朋友告知?

    贵人相助?

    等等?

    苏东坡有哥哥吗?

    陆安康拍着脑袋,不断的抱怨着自己为什么没有好好学习历史。

    这时,那苏东坡的一句话彻底帮陆安康解开了此刻困扰他的难题:

    “偷马贼!你可曾遇到过一个书生,名叫苏东坡,没事喜欢开人玩笑的......”

    好吧!

    陆安康盯着眼前的这位“苏东坡”、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原来你就是苏小妹!”

    “苏东坡”一怔,面带异色:“什么苏小妹?我名叫苏轸,是男的!”

    “得亏我脑子没有差到跟历史一样烂!”

    陆安康冷笑一声,随即盯着“苏东坡”胸前微微盘起的那点峰峦:“也亏着我眼睛没有瞎!直到现在才瞧出来,你之前怪异,恰好就证明你是一个女的!就是打扮得丑了点!”

    “你才丑!”苏轸怒道:“本小姐哪里丑了,我是我们镇子上最好看的......”

    “你哥苏东坡的口才跟脑子应该不至于你这种程度吧?”

    陆安康嘲讽道。那苏轸方才意识到自己一着急说露了嘴。

    半欲再度解释。

    陆安康的性格是不太会给人留下解释的机会的。

    他指着底下的狼群,冷声说道:“苏姑娘,咱还是先想想怎么对付底下的狼吧!”

    伴随着底下一阵阵狼吼声。

    暴露了身份的苏小妹,暗自骂了一声,至于骂了什么,陆安康没有听清楚,想来不是什么好话。

    陆安康望着底下因为饥饿,变得越发凶狠的狼群:“得快点想办法......”

    陆安康的双眼不断的朝着四周张望。

    危险之时,不要妄图将决定自己生死的权力交给别人。

    尤其是身边还是一个也就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的时候。

    便更加不可能依托了......

    但这个小姑娘虽然的确没能给陆安康提供多强大有力的帮助,但是她的路痴症却是在无意中帮助了自己。

    陆安康双眼望着不远处一处草堆里躺着的一个模糊的身影。

    那是一匹全身腐烂的马。

    它身边四周飘荡着苍蝇正试图吸取它身上最后的养分。

    陆安康看到那死马,如同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他嘴角阴笑一声,看向苏小妹:“苏轸姑娘,可否借你一样东西?”

    “借什么?”

    苏小妹盯着陆安康那不怀好意的眼睛。

    陆安康言道:“不打紧的东西!”

    说着,他腰上系着的那把无名刀已经悄无声息的从苏小妹的之间划过。一道鲜血落到了陆安康指尖。

    苏小妹嗷嗷叫疼,陆安康对此只是一副无视的面孔。

    他瞄准了那死马的方向:

    “女人的血天生阴气,是极好的阴引。所以那些邪祟最喜欢女人的鲜血!”

    话音落,那来自于苏小妹的两滴血被陆安康用手指间爆发出来强大弹力,弹了出去。

    鲜血击穿虚空,准准的击中了那死马的双眼上。

    “好准头!”

    苏小妹被陆安康这一手给惊住。

    而下一刻,更惊奇的事情伴随着一阵来自于那匹死马的嘶鸣声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