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不见的苏东坡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十二章

    不见的苏东坡

    ——————————————

    ......

    死马活了?

    全身腐烂的在山林间纵跃着冲进了狼群。

    惊讶已然不是目瞪口呆的表情能形容的了。

    苏小妹难以置信的注视着树底下的情况。狼群似乎早已预感到了危机,它们摆出了攻击力极高的阵型朝着那匹腐烂的死马进攻了过去。

    在陆安康看来,这些狼只是意识到了危险,却意识到这危险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

    领头的一只狼就像是先锋兵一般,迎着那死马头撞了过去,左右两侧后方跟着另外两头狼。看着趋势,应该是在头一批炮灰狼撞到死马的时候,左右二狼从侧方突袭,顺势将那腐烂的死马给擒住。

    奈何,计划终究是好的。

    先锋狼已经做好了成为炮灰的准备。

    只是没想到这炮灰会是一瞬间的......

    那腐烂死马发出的惊人的撞击力,瞬间将迎面撞来的狼头撞得稀碎,整头狼跟撞碎的豆腐一样倒飞出去。

    左右两侧的狼已经做出了偷袭的趋势,扑到了死马身上。只是那腐烂身子完全感觉不到疼痛,死马使劲的甩动着身子。

    那两头狼尽力了,他们凶狠的咬在了那死马腐烂的背上的两块肉上,当他们被死马甩下去的时候,还从它背上狠狠咬下了两块肉。而这些攻击对于那腐烂的死马似乎完全没有效果。

    那死马继续疯狂的朝着狼群进攻过去。

    眨眼间又是两头狼被活活被马头给撞死。前后五头狼,消耗了狼群一半的战斗力。而那些一直潜伏在暗处的几头狼在狼王的召唤下,纷纷现身。

    狼群发挥出它们内心深处最凶狠的一面,可是它们尽力了,却依旧不是那死马的对手。狼王逐渐意识到,继续战斗下去必将耗损狼群最后的战斗力,当还余下六条狼的时候,在两头狼英勇的成为了炮灰之后,剩余的三匹狼方才保护着狼王侥幸逃走。

    前后目睹了那死马战斗力的苏小妹早就惊呆了,恐惧的神色正逐渐占据她那稚嫩的面孔。

    一旁的陆安康似乎早就有了一战的准备,他再度拔出了自己的无名刀,刀刃散发着暗色的凶光。

    “你这是要干嘛?送死吗?”

    瞧出了陆安康举动意图的苏小妹主动劝阻道,聪慧的她明显晓得此时此刻面对这匹死而复生的疯马,两个人远比一个人要好。

    只是队友偏偏要去作死了!

    陆安康纵身跳下了树。

    他的动静瞬间就引起了本欲去追狼群的死马,它扭头,暗红色眼珠子透露着凶光盯着陆安康。

    当即加速朝他冲了过去。

    而陆安康也早就已经拔出了那把无名刀。

    在那十几头狼群跟前,陆安康显然是没有胜算的。因为他们是活物,而眼前这飞奔而来的死马却是死物。

    对于一个业内人员,死物最大的克星就是他们。

    他中指血缓缓划过了无名刀的刀刃,暗黑色的刀内传来轻微震荡声,像是给陆安康的一点回应。

    马冲刺而来,速度越来越快,快到那一下若是撞在陆安康身上,足够要了他的性命。

    快到陆安康只有一次机会。

    七星罡步踏出,必须要选在最合适的那个时机。

    不偏不倚,还要保证手中无名刀能够顺利的砍到死马的脖子上面。

    ......

    这一点,陆安康算是有经验的。

    他的计算使得他做到了前面预想,唯独最后一点。那便是他并非天生神力之人,死马冲刺而来的加速度产生了强大的力道,撞到了无名刀上的时候,借助力的是相互的原理,那无名刀具有了陆安康和死马同时发出的力道。所以那一刀砍下去,无名刀直接划开了死马的脖子。而同时,刀上力道远超过了陆安康双手承受能力,所以无名刀从陆安康的手中被震飞出去。

    顺带着将陆安康双手虎口震裂,流出了不少的鲜血以及程度相当剧烈的痛感。

    好在那没了脑袋的死马终于倒下了。

    树上的苏小妹身形矫健的爬了下来,先是瞧了瞧那断头死马,确保安全后,再扭头看着陆安康:“偷马贼,你好生厉害啊!”

    陆安康捂着虎口震裂的双手,心中竟生出一丝懊恼,好后悔自己之前为什么没有好好遵从父亲陆成指示修炼。

    不然,此刻也不至于处处到见拙的地步。

    他扯下身上几块布,布是从里面衣服扯下来,毕竟把外套扯烂了着实不是好看。陆安康将伤口绑好,暂时止住了血之后,便循着那死马过去了。

    苏小妹也跟着,到了死马边时,好奇问道:“这马得了什么病?”

    “没什么病是可以让一匹马死而复生的!”

    陆安康瞄了一眼苏小妹:“莫非佛印没有告诉过你这世上存在着某些不可思议的东西吗?”

    “你认识佛印?”

    苏小妹惊讶的盯着陆安康,陆安康答复道:“偶然耳闻他的名声,可惜未曾得见。就跟你兄长苏东坡一样,他在汴京赶考时,我便听闻他文采卓绝,可惜也是未曾得见。”

    “但为什么我听你之前的语气好像跟我哥很熟的样子。”苏小妹言道:“尤其是还晓得我?我哥一直都嫌我丑,嫌我笨,从不将我公诸于世,所以极少有外人晓得苏东坡除了弟弟,还有我这一个妹妹的!”

    陆安康淡笑两声。

    从苏小妹抱怨的语气当中,他不难察觉出一种期盼得到来自于兄长的认可。这是这个年纪的孩子需要的一种心理需求。

    为了能够完成任务,必要的时候撒个谎也是很必要的。

    陆安康随即言道:“不是吧?我在汴京可是听说苏东坡有个妹妹、生得天香国色,才学过人。苏东坡是一个护妹狂人,生怕汴京的那些风流才子后生来他家求媒,便故意说自己妹妹面相丑陋......”

    事实上,苏小妹长得不算丑。

    却也算不得天香国色。

    若说她俊俏是可以的,但这才学过人,陆安康可不太认可。

    虽然接触只有这短短半日,但目前这丫头所表现出来的文学能力,也就两个字——一般。

    好在陆安康不是一个说谎话会脸红的人,所以当他说苏小妹“国色天香”的时候,是完全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

    以至于那认真的神色,让苏小妹真的就相信了......

    “我哥哥真这么说我?”

    苏小妹急迫、激动的问道。

    陆安康重重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