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准备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十四章

    准备

    ————————————————————

    ......

    马是在附近的一处山沟里面遭到的。

    这个倒霉的玩意在昨晚跑走之后,八成就掉到了这山沟夹缝里面,呆了一宿。最终给陆安康扯了上来。显然一匹马只能由苏小妹来骑乘、毕竟两人的关系还没有好到共骑一个马的地步。

    尤其是在宋朝这样一个逐渐把封建礼教套牢在每一个人的身上的环境下。

    好在山路崎岖不平,骑马颠簸,远不如走路舒坦许多。

    两人最终在中午饭点前在山下寻到了一处偏僻的小镇子。

    宋朝的经济发展还是相当厉害的。远比之前陆安康在战国时期,几乎方圆几十里也就那一个镇子,人烟少至。远不像现在这般。

    在镇上,陆安康询问苏小妹身上可曾带有银两。

    不晓得这丫头是不是真的没有,就是不给。

    对于一个把吃饱饭看得相当重要的男人,果断把那匹马给卖了。反正这马也轮不到自己骑着,只是等到苏小妹知道这消息时,显然是被气得大跳如雷。

    事实,这丫头也并没有多少钱。

    “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哥哥遭遇了不简单的东西,得花钱准备一些特殊的工具!”

    陆安康想方设法的最终用一顿丰盛的饭菜方才堵住了这丫头的嘴。两人当天并未行动,他让苏小妹在客栈中先休息,毕竟经过了一夜和一天的折腾,连他自己也是需要休息的。

    但在休息之前——

    铁匠铺内。

    陆安康拿着他那把无名刀,寻到了镇上最好的铁匠,让他来帮忙鉴定一下这刀到底是什么材质。

    可是从那铁匠皱着眉头中已然感觉到,他也不清楚。

    “好厉害的家伙!”铁匠挥动了两下,顺势往自己刚刚打造好的大锤上面一砍,那大锤的锤头直接被削成了两半。

    这铁匠力气很大,这把刀的锋利程度也再度超过了陆安康的认知。

    最终,他在铁匠这里买了一副刀匣,将无名刀放入刀匣中背着。毕竟这么锋利的一把刀,陆安康生怕刀鞘也给削掉了,再伤着了自己。他另外从铁匠这里买了两把轻剑随身携带。

    至于接下来,杂货铺等处各自走了一遭。

    朱砂,黄符,毛笔等也顺带着准备好之后,便回到了客栈。

    休息了一夜后。

    次日去叫苏小妹准备启程的时候,那苏小妹的房间早已经空了。

    店主说那姑娘一大早便走了。

    唯一的线索就是昨晚那姑娘一直在打听什么峡谷怎么走。

    “什么峡谷?”

    陆安康急切的问道。店主说:“那峡谷没什么名字......只是我们当地的人都晓得那峡谷什么有诡异,时不时会传来女子的哭声。”

    “怎么走?”

    “出了镇子往东北入山,大概三个山头后便能寻到。”店主特意嘱咐道:“但你得等到晚上,因为那峡谷只到晚上会哭,所以白天是寻不见的!”

    ......

    难道苏小妹就因为这峡谷会哭,所以就笃定自己的哥哥苏东坡在那里?

    不!

    传闻苏小妹才思过人,料想这姑娘不会这么愚蠢冲动。

    那便是说、这丫头多半从一开始就是在装糊涂。

    或者......

    “难道佛印说出来的线索不止一个?”

    陆安康把能想到的东西都想了一遍,最终笃定最后一条:“必然是佛印也说了这个会哭的峡谷,所以这苏小妹方才敢断定苏东坡在那里。可是她一个小姑娘家的就不害怕吗?”

    陆安康回想起昨日,她朝自己扔磷光石的手法,那手法虽然不强,却也是练过的。

    只是因为史料上不曾记载苏小妹懂得武艺,陆安康便忽略了这一点。现在看来......这苏小妹可当真是一个一流的演技派。

    自己竟给这丫头骗了。

    尤其是店主说这苏小妹还询问了哪里卖的有马的时候。

    完全是把自己从头骗到了脚啊!

    不敢再犹豫,不管苏小妹到底是不是因为不信任自己而先行独自离开。自己得赶紧赶去那个会哭的峡谷处。

    虽然没了马,好在出了镇子一个时辰便入了山,用马反倒是浪费。

    赶到山下的时候,路上的马蹄印清晰可见。

    看来苏小妹应该是刚从这里经过.....而且用不了多久,应该就能追上。陆安康将背上的刀匣系得的紧紧的,里面装满了他这一次任务中所需要的装备。

    另带着一些足够几天的干粮。

    此行凶险尚且不知。

    听本地人所言,那会哭的峡谷极其诡异的。诡异到只是一个传说,却又有真实的见到过。

    却又有不少人知道这个的存在。

    ......

    一个存在感不是特别传说到底会是怎样的呢?

    山林中湿寒之气伴随着陆安康越走越深,逐渐加重。即便是到了正午时分,这深山树荫下,依旧散发着极其浓郁的湿寒之气。

    陆安康原本估计在入山口那附近应该就能找到苏小妹所乘骑的马匹,结果到了现在,依旧未曾寻到马儿的下落。而眼前,这山路已经崎岖到连走稳都是问题,更别说是骑马了。

    又或者在入山口那里,苏小妹便寻了另外一条路去了?

    陆安康继续往前,根据那店主所言,翻过三个山头变到了那会哭的峡谷附近。

    但只是附近而已。

    当陆安康真正到了那里的时候,方才晓得店主为什么直说是附近了。

    眼前第三座山头刚落,出现的景象是一道山仿佛是裂开了八道一般,形成了八个山谷,若隐若现的藏匿在前方的云雾当中。

    八个里面找一个?

    这显然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

    而且最主要的一点是山谷和峡谷是有区别的。

    山谷是指两山间低凹而狭窄处,其间多有涧溪流过。峡谷是深度大于宽度谷坡陡峻的谷地,v型谷的一种。如三峡等处,皆是峡谷。

    但根据附近的山脉,以及河流的情况.....

    这里出现大峡谷的可能性并不高。

    所以,当八个山谷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陆安康发愣的站在那里。

    莫非是人皮路引标错了,并非是什么峡谷,而是山谷。

    但即便是山谷,此时此刻,从八个里面选出来一个正确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只能按照店主所言,等到夜晚降临时,若听到了哭声便能找到那个会哭的峡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