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苏东坡的尸体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十五章

    苏东坡的尸体

    ————————————————————

    ......

    夜晚。

    那哭声果真出现了。

    夹杂在风中,颤抖着传来,隔着老远,都觉得那声音就在耳根前一般。

    陆安康拔出了那把轻剑。

    至于那把无名刀则是用作关键时刻给对手一个猝手不及。

    前提是对手没那么不好对付。

    ......

    夜晚的山路,走起来可没有这么的容易。

    陆安康打起了一个之前便准备好的灯笼顺着那哭声一步步的朝着其中一个山谷靠近过去。

    想来那里便是传说中那个会哭的峡谷了。

    就是不晓得为何会被称之为峡谷,又为何会哭呢?

    崎岖的山路在脚下一步步继续着,那山谷的入口进了。只是那哭声依旧很远,白天的时候,陆安康观察过山谷,山谷视觉上应该不会那么狭长。

    只是此刻夜幕遮挡住了视线,在哭声的影响下,导致陆安康开始觉得这山谷的狭长程度应该远远超过了白天他用双眼估算出来的长度。

    山谷中竟是碎石,中间有一条弯曲的溪流朝着前方慢慢的流淌过去。在纸灯笼那微弱并且范围不大的光线下,陆安康不太容易摸索到了山谷的出口。

    又是错觉吗?

    明明已经觉得那山谷很长了,怎么突然间走起来并没有多远的距离?

    而且在山谷出口过后,水声突然像是放大了一般。仿佛之前双耳就像是被捂住了一样,那双手突然拿开,显得那水声的动静格外的大。

    而那哭声却相对小了许多,却依旧能隐约听见。

    循着那哭声继续下去,陆安康已经在想象那哭声源头会是什么?

    女鬼?

    毕竟哭声十分凄厉。

    妖怪?

    河边多妖,这是业内多年来总结的经验。

    但无论是什么?

    陆安康都得走过去,因为他的任务就是让他去“作死”。

    哭声再近了几步,眼前多了几道莹绿色的光芒。

    看上去幽幽暗暗的,甚是诡异。

    伴随着河水声不断拍打水面,那哭声渐渐被压下去。又或者是那哭声开始止住了。

    等到陆安康走到那莹绿色光芒源头的时候,那里也正是哭声停止的地方。

    一道熟悉的身影跪在碎石堆上,身边躺着一具不知生死的身影。

    苏小妹?

    没想到她也到这里了?

    而她身边发出那莹绿色光芒的好像是一枚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夜明珠可是稀有的宝石,通常也只荧光石之类的东西,但也不是很普遍的。

    这丫头竟然有这么大一颗。

    苏东坡的家伙很有钱吗?

    应该没那么富裕。

    陆安康正准备朝着苏小妹身边走去,那苏小妹已经警觉的扭过头,双目凌厉的瞪着陆安康的方向:“什么人?”

    即便她已经瞧清楚来人是陆安康却依旧没有放下戒备。

    但从那凌厉的目光中更加加重了陆安康对于苏小妹有功夫底子的怀疑。

    陆安康走过去,他瞧见了光线发射来的她脸上泛光的泪痕,即使她极力的掩饰。陆安康已然清楚,自己这一路来听到的哭声应该就是苏小妹的。

    她为什么要哭?

    原因恐怕就是她跟前躺着那具已经断气的尸体......

    她又是跪在那尸体旁边的。

    结合此刻应该发生的情况,陆安康便也猜出了大概:“这便是苏东坡?”

    苏小妹迟迟未语。

    直到不远处的河水翻起了一个浪头。

    “终究是晚了!”苏小妹极力的掩饰着自己的悲伤,将那悲伤化作了愤怒施加在陆安康身上:“都怪你这个偷马贼!倘若你没有抢走我的马,我定然是能提前赶到!”

    陆安康也不是一个吃硬的主,他反驳道:“倘若你一早告诉我,你来的目的,或许结局不是这样的!”

    两人没有过多的争论。

    悲伤正侵蚀着苏小妹全身,使得她没有心思再和陆安康斗嘴,她望着苏东坡的尸体。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陆安康能清晰的看见,又是两行泪从小妹脸庞划过:“我回去怎么跟娘交代啊!”

    一个十四的女孩子终究是没有那么的忍耐力。她的哭声再度掀起,伴随着不远处浪声,一起回响在峡谷当中。

    陆安康走近苏东坡的尸体旁边,心道:倘若苏东坡真的死了?那岂不是任务失败,自己恐怕就再也回不去了。

    所以,无论如何自己都要想办法把苏东坡给救活。

    他的手伸到了苏东坡的尸体上,此刻只顾伤心的苏小妹没有心思去制止。只瞧见陆安康的手指围绕着苏东坡的头部几处穴道游走了一圈之后,忽然笑了一声。

    人家刚死了兄长,正在伤心,他怎么还有心思笑。

    苏小妹正想怒斥这个偷马贼。

    “交代什么?”

    陆安康出声,言辞肯定的说道:“他又没死!”

    “气都没了,还算没死?”苏小妹就像是听着天方夜谭一般,表情惊讶的盯着陆安康。

    “对于正常人的领域来说,他是死了!”

    而陆安康则是自信的说道:“但对于我来说,还不算!”

    “肉身未坏!”

    他指着苏东坡的尸体说道:“尚有一魄在体,我便有办法将其余的魂魄给拉回来!”

    “什么意思?”

    苏小妹明显没有明白陆安康话中的意思。

    “意思是......”

    陆安康也不想解释太多,毕竟魂魄与肉身分离越久,这种办法成功的几率也就越小,他不得不用别的方式回答苏小妹: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应该是超过你认知的!或许那个佛印和尚应该也懂得这些!”

    当陆安康再度提到‘佛印’的时候,苏小妹自然发现面前这个自称来自开封府包公座下的六品护卫,一直以来都表现着对自己兄长苏东坡以及佛印和尚的好奇。

    具自己所知,这两个家伙目前并没有多大的名声。怎么会引起这样一个人的注意呢?

    可是他偏偏又说自己能够救活自己兄长!

    人总是会在脆弱的时候,相信一些不太切合实际的承诺。

    苏小妹也是如此。

    陆安康仔细的看着苏东坡的尸体,身为法医的他自然免不了对其进行初步的检查。

    借着灯笼和夜明珠微弱的光线,从苏东坡面部开始:

    “全身湿漉,疑似溺水身亡。鼻外有污浊,而鼻内没有.....这便是说他是身亡后丢入水中,所以水中污渍自然就吸不到口鼻中。身体皮肤浸泡程度不超过半个时辰,这便是说案发地点应该就在这附近......”

    陆安康警惕的看向四周,而紧跟着那个一直掀起浪头的河边再度传来了哭声。

    这哭声显然不是苏小妹的了.....

    那会是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