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会哭的峡谷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十六章

    会哭的峡谷

    ————————————————

    ......

    “又是那哭声!”

    最先发出惊讶的不是陆安康而是苏小妹,她惊异的目光盯着峡谷河流的方向。

    陆安康明显感觉到苏小妹知道些什么,急忙问道:“什么?”

    “我就是给这哭声引到这里来的!”

    苏小妹指着那哭声方向:“然后发现了我哥的尸体的!”

    起初,陆安康还以为所谓会哭的峡谷的哭声就是像苏小妹这样偶然性质的事件,没想到竟然真的有。

    而且这一次的声音中,陆安康单单是从那声音中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邪气。这是他锻炼二十多年对于这种邪祟感知第一时间产生的反应。

    祸不单行。

    又一道陆安康极不愿意听到的声音出现了。

    “嗡嗡嗡”

    蝇虫的声音杂乱的飞舞着,朝着这里而来。陆安康警惕的看向那里,苏小妹也生奇的看向那里:“什么声音?”

    “糟了!是那些蝇虫!快躲开!躲进水里面去!”

    那些蝇虫应该是入不了水的!这是蝇虫的本能。

    陆安康生怕苏小妹来不及躲开,连人带着尸体往河水那边一推,自己一个人发出声响将那蝇虫引到自己跟前。

    根据他在那一瞬间的推断,再加上之前见证,那些尸体之所以腐烂的缘故多半离不开这些蝇虫因素。可是这些蝇虫是怎么做到的呢?

    黑夜中,只能听到它们袭来的声音中带着强大的杀气。

    那杀气会是针对谁的?

    自己吗?

    理由呢?

    陆安康四下想要找火,想来那些蝇虫是怕火的,所以它们一上来就将陆安康手中灯笼给打翻在地,瞬间没了火星。

    陆安康修行道术二十年有余。

    厉鬼他都曾经见过,可是这些蝇虫算是什么?

    妖怪吗?

    他拔出轻剑,使劲挥舞了几下,但完全挡不住那些蝇虫扑来的攻击。手背、脸颊皆被那些蝇虫给撕咬过,一种螫人的感觉正从皮肤蔓延到血肉当中。

    用剑无法对付这些蝇虫的陆安康立刻想到了他所掌握的另一项绝技。茅山——掌心雷。

    掌心雷是茅山术中强大的招式,对使用者的自身法力要求身高。

    初学者,因法力尚且不足,所以需要口念咒语。

    气归掌、循气门童,通五指,达心田,助吾气,咒法至,必遵循,咒如令,令如法。

    而到了陆安康这种已经属于中等层次,虽然因为法力尚且未达到高深,故而同样需要咒语,辅佐以心咒,可增强威力。

    而这咒语也有讲究。

    如陆安康口中所道,只有掌心雷最后一点咒语:“咒如令,令如法。”

    便可发挥出其威力。

    “掌心雷!”

    轰得一下打了出去。

    毕竟是范围性攻击,掌心雷所过,蝇虫皆被炸成了齑粉。可是那蝇虫的数量远超过陆安康掌心雷威力能灭杀的范围。刀匣一动,几张符咒飞出:“逐鬼驱魔令!”

    七张火符如同七盏灯笼一般朝着蝇虫那里撞了过去。也是借助这那火符的火光,陆安康方才瞧见那蝇虫竟然有成千上万只,并非是以乱飞的状态,而是形成了一个人脸一般的模样,不断变化着狰狞的表情朝着火符撞了过去。

    那些火符至少能在属性上占据一些优势,虽然最终是挡不住这些蝇虫的脚步,却给陆安康争取到了一点时间。

    他一个箭步冲到了苏小妹那里,她背着苏东坡的尸体就在那河边发愣。等到陆安康到了之后,她指着河底说道:“那哭声!那哭声是从河底下传出来的!”

    哭声是从河底下传来的?

    陆安康正在岸边,盯着不平静的河面,那河面就如同此刻的心情一般。

    河底下传出哭声,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一般都是大邪的存在。

    可此刻若不躲进水里面,等到身后的那些蝇虫到了,恐怕下场更加惨烈。陆安康一咬牙,拉着苏小妹的手扛着苏东坡的尸体,纵身跳进了河中。而那最终破开了火符缠绕的蝇虫冲到了河面上,几百只蝇虫入了水瞬间失去了战斗力。挣扎了几下就给淹没在了河中。陆安康抬头,望着止步在河面上的蝇虫,陆安康一手拉着苏小妹,一手扯着苏东坡的尸体继续往河底下沉去,然后朝着另一个方向游走。

    只是这些蝇虫遍布的范围太大,陆安康可以忍耐几分钟不呼吸,甚至十几分钟都没有问题,可是苏小妹便不行了。

    眼见着她已经忍耐到了极点,而河面上的蝇虫还在继续守着。

    “狗血!”

    陆安康在心中骂了一声之后,一双唇覆盖在苏小妹那薄薄的嘴唇上。

    那吻是什么滋味?

    陆安康事后回想起来貌似是冰冷的,因为当时心中只是一种出于相助的意图,并未感受那双唇给了他怎样的感觉。

    所以,很久以后......陆安康是很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记下那感觉的。

    或许连苏小妹都不记得这个吻的存在,因为她当时的意识已然模糊。

    等到她再度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岸边。

    陆安康就在她身旁,唯独少了苏东坡的尸体。

    “我哥呢?我哥的尸体呢?”

    陆安康坐在河边似乎在发神,直至苏小妹开口,他才醒过来:“被拽到河底去了!”

    听到这里,苏小妹就要重新跳回到河里面的时候,却给陆安康拉住:“现在我们就是在河底!”

    “什么?”

    “我们已经被拉到河底了!”

    在陆安康的提醒道,苏小妹看向四周。

    天幕依旧是黑沉沉的,却多了不少的星芒,那些星芒让四周的一切有了模糊的视觉感。

    能够让他们瞧见四周大致的景物......

    “这里是河底?”

    苏小妹难以理解陆安康话中意思,因为她所看到的除了天上星芒之外,和之前河岸没什么区别。

    怎么就成河底了?

    而且,河底.....水呢?

    陆安康解释道:“我说过,这世界有很多东西,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这话是我母亲告诉我的!”

    他的脑海中不断回忆着刚才那一幕,他再暂时解决了苏小妹缺氧危机后。苏东坡的尸体突然下沉,像是被什么东西拽到了河底一般。紧跟着陆安康和苏小妹也不受控制的被扯了下去。

    距离那河底哭声越来越近的时候,耳边突然一阵嗡鸣。

    短暂的眩晕后,便到了这里.......

    苏小妹表情告诉陆安康,她依旧接受不了陆安康说得这些事情。

    直至另一个她熟悉的声音传来:

    “他说得没错,这里就是河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