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山流之民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十九章

    山流之民

    ——————————————————————

    ......

    那一追一躲持续的时间远远的超过了陆安康在水中一般活动时间。

    超过了十分钟,二十分钟,还是半个小时!

    陆安康显然已经记不清楚了。

    他只晓得缺氧的状态已经超越了他的极限,而他的体力也正在靠近他极限的边缘。

    而那条怪鱼却依旧是精力充沛的保持着极高战斗力。

    陆安康只得继续往水的深处去多。

    即使明知道缺氧超越了他的极限。他的脑海中不断出现的是父亲陆成对他的昔日的所谓教导:

    “当你试图突破极限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之前所有的成绩在极限面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的确。

    直至此刻,陆安康才晓得在水底下能够不断的活动下去是多么幸运的事情。只有这样,他方才能有和怪鱼战斗下去的机会。

    可是......

    这机会是他用二十多年的刻苦努力换来的。

    不仅仅是父亲的教导,同时还有他很好奇,那所谓的极限后面到底是什么?

    在怪鱼不断的威逼下,连陆安康自己都不晓得自己早已经突破了他目前在缺氧存活的第一个极限。

    时间早已经超过了他之前所能承受的二十分钟。

    在水中,他与陆安康足足战斗了一个小时。

    伴随着轻剑不断在怪鱼身上留下伤口。那怪鱼痛苦的声不断的在河底下荡漾着。如同声波一般,震荡着每一寸的河水。

    而在怪鱼发出的声波震荡当中,陆安康仿佛听到了之前那奇怪的女子哭声。

    接着那发光的礁石看去,那怪鱼张开的大嘴里面竟然有一个人头。

    不!

    除了人头竟然还有脖子,身子,四肢。

    那怪鱼嘴里面竟然有一个人?

    是它之前吃进去的?

    陆安康挥舞着轻剑,怪鱼再度吐出了几条黑蛇。这一次,因为怪鱼张嘴的距离陆安康很近,陆安康清楚的看到那些黑蛇竟然是从那怪鱼嘴里面人手中发射出来。再仔细一看,好像是那个人正在控制着那些黑蛇朝着陆安康攻击过来。

    一刹那。

    陆安康先是一惊,紧跟着,立刻直接迎着怪鱼冲了过去。连续砍断了几条黑蛇之后,陆安康眨眼间便到了怪鱼嘴边。手中轻剑毫不犹豫的朝着怪鱼最终那人刺了过去。那人瞬间钻进了怪鱼的喉咙里面,怪鱼转身要走。陆安康一剑直接插进了怪鱼的尾巴部位。

    在怪鱼极速游动下,陆安康被带动着不断朝着河水下游游过去。

    强大的水压,差点将其击昏过去。

    但最终怪鱼因为承受不住尾巴伤痛最终停下,而河水中忽然间爆发出来浪头瞬间将怪鱼和陆安康击到了岸上。

    ......

    等到苏小妹躲过了那些蝇虫找到了陆安康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差不多有一天一夜的时间。

    只是感觉上有这么多。

    因为这里,貌似只有黑夜,挂着漫天星辰的黑夜。

    苏小妹看着陆安康,看着他身边躺着的怪鱼尸体。

    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清楚,只晓得这个年轻人竟然把这样一个水中怪物给弄死了,还在水中,这怪物的主场之下。

    等到他醒来时,除了微微眩晕并没有过多的不良反应。

    “你哥的尸体找到了吗?”

    陆安康醒来的第一句话是询问苏东坡的尸体,苏小妹摇摇头。比起苏东坡的尸体,他们还需要弄清楚现在他们到底在那里。

    根据苏小妹所言,陆安康和怪鱼在最终战斗的时候,河水突然有了异动,水流加速,不断翻滚。也是在那个过程当中,他们被带到了这里。

    河水突然异动?

    瞧着四周陌生的环境,陆安康甚至都来不及去缓冲观察一下四周的情况。

    又是一道不安的心跳。

    “躲到我身后!”

    陆安康本能的把苏小妹拉扯到了自己身后,用身子护住了她。片刻后,几道身影从河岸的草丛后面出现,二话不说将二人擒住。因为与怪鱼一战,陆安康已然没了体力和精力去在和这些陌生身影作战。

    而且他们的实力本身也不凡,苏小妹两块飞石抛出。其中一人,直接空手两下,便接住了飞石,随即将飞石捏成了粉碎。

    苏小妹皱着眉头。

    如陆安康所看出的那般,苏小妹修过武,虽然不精通,却也有一些防身之术。这抛石头的本事,陆安康也见识过,准头和力道都是很足的。

    可是竟然给那人直接空手接住了。

    再然后......

    二人被这些陌生的身影带到了峡谷的一处悬崖边。

    那里早已经摆好了祭坛一样的布景,而在那祭坛的中心摆着的正是怪鱼的骸骨。而怪鱼骸骨当中竟还有半截人身在那里面。

    这些人穿着的都是树叶、树叶等自然植物编织成的衣服,看上去像是原始人。但服装造型却和外面的很相似。

    而且他们的语言是陆安康从未听过的。

    陆安康自认精通东海岸各地的方言,只要这里还属于东海岸,那么他就能找到相似的地方语言来匹配。

    可是......

    “他们说什么杀了怪鱼,就得有新的怪鱼!”

    同样被擒住了苏小妹听着祭坛四周那些陌生身影的话后,给陆安康说道:“那个人好像就是我们!”

    “你能听懂?”

    陆安康惊讶的看着苏小妹,苏小妹点点头:“这是一种极少人使用的语言,是山流之民所用。偶然间学会,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人用这些?”

    山流之民?

    苏小妹解释是山中流放之民,不属于朝廷管理,如同是原始人一般。因为没有多大危害,大宋朝廷也懒得去他们。但实际上,这些山流之民极其难对付,虽然人数稀少,大宋朝廷在他们手中吃了不少亏。

    苏小妹道:“连当年武艺冠绝天下的太祖爷在这些山流之民手中也是被整得很惨!”

    “什么?宋太祖?赵匡胤?”陆安康惊讶的看着苏小妹,苏小妹瞪了他一眼:“你这人好生大胆,竟然敢直呼太祖爷的名讳!”

    陆安康皱了皱眉头,苏小妹也没有深究,继续说道:“这些山流之民貌似掌握着某种强大的能力,传闻,太祖爷年轻时遭遇山流之民与之比试,被打断了几根肋骨,这件事情一直是皇室的秘闻,是我哥无意中在一本书里面瞧见的......那本书好像叫《人间小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