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刀客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十章

    刀客

    ——————————————————

    ......

    人间小札?

    陆安康晓得这本奇书并非是在古代就开始了。

    说它是东海岸历史上连载时间最长的文本也不为过,直至现在,人间小札依旧继续更新着新的内容。只是他惊讶的是没想到苏东坡和苏小妹竟然都读过这本书?

    “他们现在说了什么?”

    陆安康观察着那些山流之民,他们好像在交流着什么。期间不断出现点头的动作。那苏小妹回答:“他们要把我们给祭奠了.......成为新的怪鱼,说这怪鱼是他们这里的一个守护兽!”

    这就怪不得会有一个祭坛在这里。

    原来用途是这些......

    苏小妹看了一眼不以为意的陆安康:“我们都快要被投河了,你竟然一点都不惊讶。”

    “这又如何?!”陆安康问道。

    苏小妹说道:“他们说把我们投到河里面之后,一旦我们的浮上来,就代表成为不了新的怪鱼,就得扔下一个!一直到哪一个尸体沉下去为止......”

    这时,陆安康才注意到被这些山流之民押到这里的除了他们两个人,竟然还有几个衣衫凌乱的类似囚犯一般的角色。

    苏小妹解释他们一样也是被哭声吸引到这里,然后带到了这河底世界。一直被关着,就是用在这一刻的。

    陆安康点点头。

    那些山流之民也开始准备他们的祭奠大礼。

    没有太多繁文缛节,只是一个类似头头一般的存在对着大河吟诵了两声之后,便将第一个人扔到了河中。

    片刻后,那本来已经钻进河里面的人竟然又给扔到回到岸边,是被浪水打回来的。

    人没有因河而死,但在他刚刚被打上岸之后,两个山流之民毫不犹豫的将他砍成了两段,再度扔到了河中。

    “成为不了下一任怪鱼,就得成为怪鱼的食物!”

    苏小妹咽了咽口水:“好残忍!”

    接二连三有人被扔了下去,很快就到了苏小妹这里。

    陆安康主动站出来:“扔我,你们的怪鱼是被我杀死的,我有资格的!”

    英雄的救美的套路是很俗套的。

    可并非是无脑的。

    陆安康小声叮嘱苏小妹:“去找我的刀匣!”

    他注意到苏小妹身上的刀匣已经不见了。

    “找到它,你就安全了!”

    陆安康注视着那些朝他走过来的山流之民。

    “会不会有这种可能.....”陆安康问苏小妹:“你哥的尸体,他们见过?”

    苏小妹灵机一动,离开用山流之民的语言询问。

    那些山流之民奇怪的看着这个懂得他们言语的小姑娘。

    片刻后,那个类似山流之民祭师的人走过来,告知苏小妹不久前,怪鱼看种了一个尸体,将他带走了。

    苏小妹着急的问道。

    或许是因为会相同语言的缘故,所以那些山流之民对她的态度友好了许多。告知苏小妹,那疑似苏东坡的尸体往上流去了。

    按理说,尸体会顺着下流去的,那具尸体却去了上流。所以这些山流之民自然也就将这件事情记下了。虽然对苏小妹表达了友好,却依旧阻止不了这场祭奠的继续。

    陆安康很快也给扔到了河里面。

    苏小妹注视着陆安康被那些山流之民毫不犹豫扔到了河里面。

    许久许久后,依旧不见爬出来。

    “成了!”

    祭师舒了一口气,示意同伴们将其余人都给放了。

    他们这些山流之民很快便消失在了河边,不见了踪影。

    只余下那些刚经历了噩梦的囚犯四下逃走。

    他们到底为什么要祭祀怪鱼?

    难道他们的出现仅仅只是为了做这些吗?

    苏小妹不解的站在原地,她抱着最后一丝期望等待着。

    一个人显然不可能在河底下呆上这么久的......

    陆安康显然也不会。

    她选择离开朝着上游走去。

    河岸潮湿......

    她走得满身泥泞,眼中,心中只剩下寻找苏东坡尸体的事情。

    那个陆安康关自己何事。

    一个愚蠢的家伙,自己要去送死的。

    与自己何干。

    可是那一刻,若是不愚蠢一点,又该如何呢?

    第三日。

    苏小妹瞧着河中漂浮刀匣。

    想到了那天,陆安康临死前交代必须要带着刀匣。刀匣打开,那刀匣的质量真好,里面竟然没有进半点水。

    黄符,黑刀还在那里。

    这些都是陆安康的,苏小妹生怕自己睹物思人,又不舍得丢下陆安康的交代,便一路将那刀匣背在背上。

    沿着河岸继续往上游。这一走又是三日三夜。

    期间,她竟然没有一丝饿意。连渴的感觉都不曾有过。

    好似这一切都和眼前这个陌生世界有关。

    然后第十日.......

    她浑身上下已经再没有一丝干净的地方,包括脸上。她不断清洗,可是上流的泥泞远远超过了她清洗的速度。索性,便也不再洗了。就在这里当个泥人继续走下去。

    直至,前方传来的刀剑的声音。

    传来了一道和另一道让她意外的气息。

    .......

    依旧是那千层不变的河岸。这一路好似都是这样的风景。不过这一次,河边的景色似乎多了一些乱石,扑在河岸边,脚下至少没了那么多泥泞,就是有些硌脚。苏小妹捡起几块石头,小心翼翼的朝着那刀剑声的地方摸索过去。

    在那河石滩边,两道身影正在交手。其中一方以压倒性的战斗力,不断的击倒另外一方。

    而那个被击倒的身影正是陆安康。

    他浑身是血的站在那里。

    不断的站起来,又倒下,然后再站起来。

    手中轻剑已经卷刃,应该很快就会失去耐久度,然后彻底废掉。

    而他却依旧坚持着站起来.......

    而他的对面是一个蒙面的刀客。

    手中一把泛着莹绿色光芒的朴刀。

    那刀看似很重,每一下看到陆安康轻剑上时,陆安康都伴随着强烈痛苦表情,好似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一般。

    但那个刀客却迟迟没有对陆安康下杀手,即便他明明占据了胜利。

    而在两人不远处,苏东坡的尸体就躺在那里。

    十天不见,这尸体越发灰沉,尸体的整张脸都是灰白色的,貌似真的死翘翘了一般。

    苏小妹小心翼翼的绕开两人,准备在两人不注意的情况下,将尸体搬走时。

    那刀客的朴刀直接砍到了她跟前石滩上,地面直接裂开了一条缝。

    “小姑娘!想拿走尸体,得按照规矩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