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守尸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三十一章

    守尸人

    ——————————————————

    ......

    “闪开!”

    陆安康一剑朝着那刀客刺了过去。

    但退开去的只有苏小妹和陆安康两人,那刀客只是轻轻挥动了一下手中的刀,刀上强大的力道震得陆安康虎口发麻,手中轻剑近乎扭曲。

    陆安康看着那刀客......

    未等到苏小妹开口,他起先说道:“这可不是一个人,在他跟前,你最好躲远点,带着我的刀匣躲得越远越好!”

    苏小妹惊异的看着那刀客。

    不是人?还会是什么?

    不用多想。

    苏小妹已然明白,背着刀匣转身朝着远处的躲去。眼下,想要夺回尸体,恐怕先要过了那个刀客这一关才行。

    而陆安康一再强调那刀匣,显然这东西对于他来说真的有某种特殊的意义。

    虽然不知为何?

    但他既然能从祭祀河中活下来,显然不会无的放矢的去强调同一件事情。苏小妹背着刀匣,二话不说果断的转身,陆安康回身盯着那奇怪的刀客。眼前这家伙的确不是人,却也不是一般鬼魂那么简单的存在......他好似介于鬼魂和魂魄两者之间。魂魄因初成而难有武力,只有修炼到一定程度的鬼魂方才有一丝丝鬼力为基础来形成战斗能力。而眼前这位的战斗力远远超过了陆安康所能承受的范围.......

    “至少得有百年的修行!”

    陆安康拖着疲惫到身心的身子继续强忍着站在那里。

    刀客手中朴刀再度一动,那种不借助刀利而借助刀气而爆发出强大的威力以此中伤对手。

    “你有二十年的功底,却只修了基本功?”

    刀客冷笑道:“你师父多半是不希望你成才吧?”

    二十年只修了基本功,这是针对于陆安康功夫上的评价。也是客观事实。整个城南市,甚至是业内都晓得陆安康的父亲陆成精通十八般武艺,甚至一些高级武术和秘术等等,连他的母亲也一样是此间高手。可是二人的儿子除了修行道术以外,便是功夫防身。然而道术是有高等级存在的,可是功夫却一直都是基本功。

    如同这剑法,刺来刺去,还是刺,几乎没有任何的招式可言,全部都是修剑之人必需的基本课程。

    这是为何?

    连陆安康都不晓得自己的父母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明明身怀秘术却不传于自己?莫非自己还不是亲生的不成?

    摇摇头......

    陆安康深知父亲陆成此番安排必有用意,只是他太年轻,他经历的奇事太少,所以他不了解这番用意到底是什么?

    到他能了解的只有眼下自己的挫败感,以及毫无还手之力的绝望。

    面前这家伙太强大了。

    他几乎不用招式,却并非和自己一般不会招式。而是他领悟太深,深到只需一眼便能瞧出陆安康的破绽。

    “或许是你师父从一开始就晓得你这一般的资质就算学得什么秘术武学也不会有什么大成就,与其出去丢人显眼,还不如一早就断了念想!”

    伴随着刀客的嘲讽加重,陆安康原本还有基本招式也瞬间混乱,变成了一阵乱砍的朝着那刀客冲了过去。

    刀客手中莹绿色光芒的朴刀一弯,瞬间将陆安康轻剑彻底折断。

    胜负在此刻下了定论。

    “小子,你可知道你现在在何处?又可知道你面对的又都是什么?”

    面对着刀客的问话,陆安康冷笑一声:“房州困龙局,在下早有耳闻,在这里还能是什么人?身怀不世之材,却未遇到济世之时,都是一些苦命又倒霉的家伙罢了。”

    陆安康和刀客打了七天七夜。

    因受到河底世界环境的影响,陆安康感觉不到体力的消耗,之前和怪鱼的一战,在他总结应该是自己心理上的作用。直到和刀客交锋他菜晓得在这里自己是有用不完的力气的。可是心理作用依旧是无法轻易的被排除掉。尤其是挫败感的加持下。

    所以这几句话是这七天里面,刀客首次和陆安康开始交流。

    理由,多半是被陆安康坚持七天不放弃的心志给“打动了”。

    “身怀不世之材,却未遇到济世之时?”

    刀客叹息了一声:“倒是这么哥说法,可最怕的不是没有济世之时,而是跟错了主人!”

    陆安康见着刀客有意和自己聊话,也不打断,顺着他的话继续问道:“自古忠言逆耳,却并非每一个君主都能晓得此番所为利于行。”

    陆安康道:“连此典故的源头唐太宗皇帝在魏征死后,也一怒之下,推翻了魏征的墓碑,更别说后世之君了......”

    “你倒是挺有见地!”刀客言道:“那你觉得我大宋太祖如何?”

    “赵匡胤?”陆安康看了看刀客的眼神:“我这样称呼他,希望你不要介意,因为他非我君主,我非他的臣民。更由于此人一生荣辱参半我对其评价不好!”

    “何来的荣?何来的辱?”刀客问道。

    陆安康道:“开创新朝为荣、求和外邦为辱,平定乱世为荣、重文轻武为辱,位及九五为荣、虚伪称帝为辱.......”

    “够了!”

    刀客的脸上明显有了一丝不悦。

    陆安康歉意的躬了下身:“请谅解我的直言,宋太祖一生注定会被后人褒贬不一,这并非你我心情所能定夺的。”

    “你真觉得后人会这样想?”

    刀客这样问,陆安康犹豫许久,他便是后人,至少他就是这样想的。

    看到陆安康点头,刀客无奈的叹息一声:“我说过的,从那一刻起,你便错了......大错特错了!”

    “什么错了?”陆安康好奇的问道。

    “你可知道人一旦登上高位,便很难再下来是因为什么?”刀客问道。

    陆安康沉思道:“不舍得!而导致怕失去!”

    这样通俗的回答,正巧说到了刀客的心窝里面。

    “没错!他没有拥有前,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可当他拥有了后,他便再舍不得忘记那些滋味!”

    刀客叹息了许久后。

    “请问您到底是谁?”陆安康开口问道:“您和宋太祖到底有什么关系?”

    “你能想到这一层,也算是聪慧了!”刀客道:“可惜,练武,你的资质的确不够......而我也只是一个守尸人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