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杜平?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五十四章

    杜平?

    ——————————————————

    ......

    “杜平?”陆安康问道:“就是之前资助你哥上京赶考的同乡?”

    丑姑娘钟灵点头:“就是他!一月前,我看到皇榜上赫然写着今年的状元竟然是他的名字。起初我以为是同名同姓、我便开始在他住所蹲守,终于在昨日瞧见。果真是杜平。”

    “你为何不直接进入问呢?”陆安康瞧着丑姑娘钟灵,这一个月饿下来整个人只剩下皮包骨头,本就丑,现在更加丑了。

    “因为我觉得我哥的死跟他有关,我怕我直接去找他会打草惊蛇,所以......”

    再然后,这丑姑娘钟灵就倒在了陆安康的怀里面。

    明显是饿昏了。

    在接下来两天的时间里面,陆安康为钟灵买来一位婢女,伺候着她调养。至于钟灵所言的那个杜平,他则是暗中先去调查了一番。

    毕竟是今年的头名状元,陆安康也不敢有什么大的动作。只是从大理寺对于各地人员资料档库找找到杜平一些简单的记载。

    “杜平。钱塘人氏。祖三代从商,颇有基业。广交善缘、每年都会从家库中取出粮食,救济难民。”

    根据资料所述,这是一个经常做好事的大善人。

    这种人会是害死杜平的凶手吗?

    陆安康突然想到一个“钟馗嫁妹”的民间典故。

    这则传闻中说杜平在钟馗身死后,又给安葬,又给他修建庙宇。钟馗为了感谢他,将妹妹嫁给他,保佑他后世子孙福荫。

    传闻毕竟是传闻,或许有掺假的成分。

    若非亲眼所见,陆安康又怎么会晓得像西门豹,苏东坡,狄怀英这样的家伙都遇到过灵异事件呢!

    思绪再度回到杜平身上,但眼下依旧没有证明杜平是害死钟馗的祸首。那么钟灵所言,又是出自于什么原由呢?

    就在他打算放下档案的时候,他翻查到杜平的旧档资料。

    “没想到他之前就参加过科举?还连续参加了三次,结果连名次都没有!”

    一个之前连一点成绩都没有的人,忽然间中了状元?

    是他忽然间开窍,使得学识突飞猛进,还是厚积薄发呢?又或者另有原由呢?

    以丑姑娘钟灵那谨慎的性格,必然不会无原由的冤枉一个昔日成相助过他们的友人。同时这人在传闻中成为了钟灵的丈夫。她既然苦守了一个月,必然是找到了什么证据。

    那这证据是什么呢?

    也只能等到钟灵醒来之后,再声询问,陆安康现在倒是可以借着新晋新科状元的名头。以大理寺负责文档记录为由去会一会这新科状元。只是此举却给不少人留下了诟病,说陆安康想趁机去贿赂新科状元。毕竟那可是一个前程似锦的人物。

    陆安康懒得理会这些官场上的道道,对于迟早要离开这里的他来说、这些人都只是他此行中不必要去招惹的人罢了。

    得了许诺之后,陆安康便带着卷宗往新科状元居住的客栈去了。

    只是到了那里,方才得知,新科状元已经搬走。

    “搬走了?”

    “说是买了大宅子!就在城南那边!”

    那里可是神都的富人区,住着不少的达官贵人,可不是单单有钱就能买到那里房产的。这杜平刚在这里才多少时日,就有了这等地位,想来是因为他是新科状元之故。一路打听到了杜平新买的住宅之后。

    那气派的程度,丝毫不比刚刚经过的京兆府尹家的弱。

    这还没有上任,就已经这么将气派,不晓得上了任又是什么样子呢?至少在陆安康所认知的历史上清官当中都是穷光蛋的角色,可没有几个这么有钱,这么讲气派的。

    毕竟无奸不商,一个商人做了官,多数老百姓的眼中不会有好印象的。

    敲开了杜府的大门,开门的仆人眼神轻飘的瞧着陆安康。

    “你找谁?”

    “找你家状元郎!”陆安康双手负在身后,冷冷的瞧着那开门仆人。

    “我家状元郎今日病了,不见客!”开门仆人随即就要关门,那陆安康手中新换来的唐横刀一把探出直接卡在了门缝间,冰冷的声音从牙齿缝里面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本官大理寺寺丞,特来给你们家大人补充资料文档。若是误了事,我在你家大人文档上多写几个字,或者少写几个字,你负责的了吗?”

    伴随着掌劲,那开门仆人被陆安康一掌推进了门中。从门口的台阶、踏跺上滚落下去。

    然后尖叫着招来了家中一圈护卫,包括这位新科状元郎。

    “住手!”见着陆安康身着官服,新科状元郎立刻制止道。那仆人不解道:“老爷,您不是说走路来的不见,只见坐娇子的吗?”

    新科状元郎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仆人。

    这明显是一个猪队友,等待他的多半也是扫地出门了。

    陆安康冷笑一声,随即观察着这位新科状元郎,样貌一般,个头不高,还微微有点驼背,但好在长得不是那么让人讨厌。

    迎上来,一脸歉意的朝着陆安康说道:“家里仆人不懂规矩,往大人见谅!”

    陆安康一边从口袋里面取出文档,和笔墨,一边开口问道:“无妨!在下大理寺从六品寺丞,来此是给状元郎补充一下官员资料的。这些是每一个官员入籍前,都需要做的。”

    “那请大人里面上座!”

    陆安康连都不抬一下,抬起右腿,将随身携带的小砚台往膝盖上一放,当作是桌子一般,然后毛笔在上面蘸了几下。便开始在那空白的文档上写道:“新科状元郎、出身富裕,刚登金榜之际,便购买下神都一处气派大宅。然手下仆人骄横,似有教导无方之过......”

    看到这里这位新科状元郎杜平脸都绿了。

    再度瞪了瞪那个不懂事的仆人,歉意的跟陆安康说道:“寺丞大人,之前是在下家中仆人不懂事,还妄大人......”

    “你殿试的时候,陛下考得你是什么?”

    陆安康这一问,那杜平有点发懵:“什么?”

    “就是殿试上陛下问你的题目,你怎么回答的!我都得记下来......公务需求,望状元郎配合一下!”

    陆安康眼神中露出了一丝狡黠,盯着逐渐开始紧张的杜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