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鬼踪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五十六章

    鬼踪

    ——————————————————

    ......

    “二位大人,请看这些!”

    不多时,狄少白和大学士一起从外走来。大学士离得较近,本该最早先到,但毕竟是陆安康一个从六品官员的呼喊,所以不免有些轻视。至于狄少白,从某些程度上来说,两人的关系可不仅仅是上下级关系那般层次。不难看出他对陆安康甚是信任,陆安康这边一声召唤,堂堂大理寺卿立刻便来了。这也让大学士方才对陆安康有了重视之色。

    待到两人到了这档案库中,地面上和盒子上的黑色印记都已经被陆安康现了形。只见那手掌是残缺不堪的,脚掌是一半,一看还以为是什么动物的脚印。

    但一想动物的脚印怎么可能进入档案库呢?

    “这是什么?”

    狄少白率先发问道。

    “通俗的讲,世间分阴阳,阳者的脚印是肉眼可见的。阴者的脚印本是肉眼寻不到,但借以一些外力便能使之现形!”陆安康指着这些踪迹解释道:“这些便是阴者留下的痕迹。至于这阴者是何等妖邪,属下暂且不知。”

    大学士不解的看着陆安康:“你怎会懂这些?”

    显然,他说得这些可不是什么正经的学问,乃是方术之言。竟出自一个大理寺丞之口,这自然是奇怪的。

    陆安康朝着大学士礼貌的躬身回应:“回学士大人,在下曾有缘与得道高人学艺,略懂一些皮毛,也在来大理寺任职前,接触过一些邪祟作恶的案子。”

    “此人叫陆安康!”狄少白向大学士介绍道:“乃是我钦点从外敌调过来的。能力卓绝!虽然我也是刚知道他懂得这些,但我相信他的话。”

    大学士依旧狐疑的说道:“狄大人,这么早下定论不太好吧!”

    狄少白随即反问道:“学士大人饱读诗书,可看过我曾祖父梁国公留下的案籍?”

    “你是指......”

    大学士面露思索,显然没有直接想到狄少白所指是哪些案籍。

    “曾祖一生办案无数,也曾经历过非人力所为的案子。幸而,他遇到了一位世外高人,在其相助下,屡破其案。”狄少白道:“这些事,平常老百姓不知道,但大人应该知道的......”

    “这个......我的确知道!”大学士犹豫的点点头。

    “不如这样,我先去禀报皇上!”

    狄少白瞧着那地上踪迹,随即说道:“毕竟是妖邪作案,还是看看皇上的意见为好......”

    “还是先不要惊动皇上。”然而这时,却给大学士忽然阻止了:“惊动了皇上,等于惊动了国师。那个杂毛道士,指不定会给皇上出什么馊主意呢!”

    “咳咳!”狄少白轻咳两声提醒道:“学士大人,以后这种话,还是不要情不自禁的为好。”

    “哼......”大学士暗哼一声:“还是咱们先不公开的调查一下,毕竟是邪祟作案,传出去,免不了会引起不少的骚动!”

    也就是那一声冷哼,陆安康方才晓得大学士为何会对自己颇有一些偏见。原来是那个大国师惹得祸......

    就在两人刚下了决定。

    狄少白和陆安康同时看向窗外。

    狄少白厉声喝道:“什么人?”

    手中一枚飞镖当即飞出,陆安康更是在他出手之前飞出了一道黄符。那飞镖正中黄符,带着那黄符,朝着同一个方向扑了过去。

    窗外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后。

    陆安康率先跳出档案库,朝着那异动的方向盯过去,只瞧见地面上一滩黑血。那是肉眼能看见的层次,等到狄少白和大学士先后赶过来之后,陆安康施展法术,在那黑血四周一照。一个奇形怪状的小人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是什么东西?”

    “这莫非便是妖邪?”

    两人先后发出疑问。

    陆安康蹲在那小人旁边:“这应该是山精,易化形,常人无法瞧见,威力不大,却经常喜欢捉弄人。本来不算是什么害人的东西,但因为资质愚钝,免不了受他人蛊惑,成为一个跑腿的。也就是替死鬼!”

    大学士一脸惊骇:“竟然真的有邪祟???”

    陆安康起身冲着狄少白恳请道:“大人,根据属下推断,这一个小小的山精是决计不敢闯入档案库,甚至神都的。应该还有别的什么邪祟在背后指使,恳请大人,让属下调查此事。”

    狄少白点头允许:“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内给我查到一个够资格让我呈给皇上的线索。”

    “邪祟在神都!”大学士小声的对狄少白说道:“狄大人......”

    狄少白似乎明白大学士的意思:“大学士,我明白你实则是担心,这件事情若是给国师知道之后,必然会怂恿着皇上立刻迁都回长安。眼下,国民昌盛,却也不是大肆铺张的时候。迁都耗费太大......几位大人的心意,我少白自当清楚。”

    “狄大人明白就好!”大学士叹息一声:“但我们都清楚迁都是早晚的事情,只要长安的粮食解决了......陛下迟早会迁到长安的。”

    那无奈的叹息声中意味着什么。

    陆安康没有去了解,他只清楚自己领了命令之后,便可以开始展开调查。而他首要的调查目标便是新科状元。

    “这些邪祟不会无缘无故的偷走新科状元的考卷,显然......”

    陆安康说得意思很明确了。

    这是他和狄少白私下里面的谈话,狄少白很快便意识到:“所以,这就是你突然间向我请求来看什么考卷的原由?你从那个时候就注意到的新科状元有问题?”

    陆安康轻笑一声:“属下一开始只是猜测,不敢妄下结论,毕竟是新科状元。但现在看来......咱们的这位新科状元当真是有些猫腻啊!”

    “那你打算怎么做?”狄少白好奇的问道:“我是不可能直接给你命令传调新科状元的!”

    “所以,属下已经打算晚上去新科状元家里面看一看!”陆安康一脸坏笑的说道:“当然是要偷偷的去看一看!”

    狄少白大笑两声:“你果然是一个不知‘变通’的家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