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回 渡桑水奇袭邓茂
    ,!

    刘充被刘备拉着,眼睛却看向关羽、张飞,你们两个转身离开是什么意思?

    “长恭贤弟,你们敌人军阵看似严密,实则松懈,若是我军以骑兵为先锋从正中冲杀进去,或许可以直插敌人大旗附近,斩杀敌酋。”

    刘充被刘备缠住,只好看了过去,刘备说的没错,如果用骑兵突击,绝对可以冲到敌军大旗下面。

    可是这样一来,骑兵绝对会损失惨重。敌军军阵足有四五十丈,或许杀进去容易,但是想要杀出来绝无可能。若是一击不中,甚至会有全军覆没的可能。刘备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坑我?

    可是刘备接着说道:“以长恭贤弟和我兄弟三人的勇力,绝对可以做到斩杀贼酋。长恭贤弟可敢否?”

    刘充眉毛一挑,这刘备不是要坑人,而是盲目自信啊r许是立功心切,看到个机会就想抓住。

    不过刘充却没有回答,而是抻着脖子望向对岸。邓茂带着大军据桑水而守,在桑水西岸布置了军队,营地也大部分设在西岸。但是他大旗的位置却在桑水东岸的一个小山上,虽然距离大军只有百多步,非常利于指挥。但是中间隔着桑水,黄巾想要增援,只能通过窄窄的木桥。

    刘充一把抓坠在絮絮叨叨的刘备,“玄德兄,我们先去找邹校尉,我已经有了破敌之策。”

    “真的?是什么计策?”

    “等会儿再说!”

    刘充快步来到白风身侧,翻身上马。这段时间他的骑术好了不少,可以在纵马奔驰了。

    刘备看到刘充纵马离开,连忙带着关羽、张飞跟上。

    等四人到了邹靖身前,刘充对邹靖禀报道:“校尉大人,敌军据河而守,掌控木桥,可以做到进退有序,若是强攻我部定然损失很大。刚才我看了敌阵,发现敌酋只带了少量兵马在对岸,若是以骑兵突击,定然可以出其不意,就算不能将其斩杀,却也可以引起河西士卒回援,届时校尉带大军进攻,贼军必乱。”

    邹靖点头,这个计策的确是很好,可是哪里有骑兵去对岸呢?

    刘备恍然问道:“长恭贤弟是想带骑兵从上游渡河?”

    刘充有一些意外的看着刘备,不愧是枭雄啊!这都能猜到?

    “不错,以骑兵的速度,一人两马最多后日便可到达。如果我们有幸找到一个比较近的渡河点,或许明日就可展开突袭。”

    邹靖大喜说道:“长恭此计甚妙!那就由长恭和玄德带着所有骑兵去吧!”

    “遵命!”

    刘充和刘备立刻领命,两人连忙去召集所有的骑兵。刘备一边传达命令,一切却在内心当中升起波澜。这个刘充才刚刚成年,就如此有勇有谋,要是能够为我所用就好了。可惜啊!人家注定比自己有发展。

    不过刘备却没有因为被比下去而变懦弱,反而斗志昂扬了起来。我刘玄德绝对不会比任何人差!

    一刻钟之后,所有骑兵都聚集了过来,刘充让各部骑兵自行进行调整,确保一人双马,精编出来一百五十骑。带上两天的补给,然后和刘备一起出发。

    在斥候的带领下,沿着桑水向上游出发。一夜换马不换人的情况下,就来到了渡河地点。此地已经出了广阳郡的地界,没有黄巾把守,黄巾可不懂的守住任何的渡河地点。

    渡河点水面才不过没腰,只是河面宽百步以上。刘充带人连夜过河,然后才休息。骑兵身上都带水,夜里凉爽,如果行军的话,容易生病。哪怕换了衣服也需要暂时休息一下,还不如就地驻扎,等天亮之后再行出发。

    辰时,刘充和刘备等人将人叫醒,准备出发。白天行军速度快,终于在未时赶到了战场。

    刘充还是计算有误,一人双马的情况下,时速应该可以达到20里的,一百里不过两个半小时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等到第二天。

    刘备纵马过来说道:“长恭贤弟,敌酋就在前面,我们可以直接杀过去。”

    刘充看了看天色,却没有着急,而是问道:“玄德兄,你说我们现在进攻好,还是等趁着夜色进攻好?”

    刘备沉思了一下,“虽然趁着夜色进攻容易,可是那时候敌酋可能已经回营了。”

    对啊!刘充脑子里面只想着进攻的事情,却忽略了敌酋的动向。

    “那好我们现在进攻!”刘充换上了白风,举着长矛来到众骑兵前面,“诸君,现在敌酋就在眼前,我们百里跋涉就差最后的进攻了!我知道诸君都很疲惫,但是此战关乎蓟县大局,不容有失,还请诸君奋力向前!”

    “随我冲锋!”

    刘充当先冲向小山,在他身后刘关张三人以及鄚县游侠们都跟了上来,而幽州骑兵紧随其后。

    “触发任务:斩杀邓茂。由宿主杀死邓茂,获得b级特性选择权一个,若是由刘关张斩杀邓茂,则宿主获得c级特性选择权一个。”

    刘充心中有一定无奈,怎么总是在开战的时候触发斩将任务呢?这要是一分心被别人射死怎么办?

    可是系统没有给出答案。刘充只能强行让自己的注意力放回战场,马不停蹄的向小山冲过去。

    邓茂也发现了骑兵的出现,强忍着慌张让身边的人进行防御,并且下令让对岸的黄巾军回来保护自己。

    河西的黄巾军接到了命令,立刻向河东撤来,不过木桥太窄,根本无法让过来太多的兵马。

    但是黄巾军一动,邹靖就发现了。他立刻来到前线,看向河对岸。当他看到河对岸的骑兵已经发动了攻击,立刻大喜起来,对着手下士卒喊道:“现今敌酋已死!贼军败退!建功立业就在此时,诸君随我杀啊!”

    “杀!”幽州军立刻精神振奋,向黄巾军杀了过去。

    “邓茂已死!贼军败了!”邹靖一边进攻一边大喊。

    “邓茂已死!贼军败了!”幽州军跟着大喊起来。

    听到了幽州军的大喊,黄巾军都不知道真假。一些黄巾军看到自己军队在撤退,就信以为真,拼命地向后逃过去,冲乱了本来就自己的阵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