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回 求援军只得义军
    ,!

    幽州的大股黄巾军已经被平定了,剩下的都是几百一千人的小股黄巾军,对幽州军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气候了。

    郭勋和刘卫这些都是死里逃生的人,宴请了所有的幽州军的将领以及义军的首领。

    不过宴会上的主角却是公孙瓒,公孙瓒声音洪亮,为人豪爽,整个宴会上基本上就听到他在说话:“蛾贼蓄谋已久,积蓄十余年,一朝发难就使各地措手不及……“

    “现在各地已经招募兵马,蛾贼的优势会慢慢消失……“

    刘充看着公孙瓒在那里夸夸其谈,要不是知道这是一个有能耐的人,还以为这是一个说大话的人呢!郭勋、刘卫却对公孙瓒这样子很欣赏。这可能和这个时代有关系,不仅要求你有能力,而且还要求你能说会道。

    口才好的人在任何时候都是吃香的,从战国就有纵横家。现在虽然没有纵横家了,但是依然有很多需要口才的地方。大家族之间的交往比战国时期更加复杂,所以在培养子弟的时候,也将口才作为其中一个标准。

    能文能武的世家子弟,口才也非常出众,他们几乎成为了全能。

    不过可惜的是,因为他们的认知有局限,公孙瓒的话听到了刘充的耳朵里面就变成了夸夸其谈了。公孙瓒认为,黄巾在各地可以快速的被扑灭这没有错,但是他却没有考虑过任何黄巾在扑灭过程当中造成的损失,反而对郭勋、刘卫说想要集合这里的兵力讨伐不听话的乌桓。

    刘充实在听不下去了,就站出来对郭勋和刘卫说道:“两位使君,现在幽州蛾贼已经无大碍了,还请使君可以协调兵马,支援冀州,早日消灭张角。”

    公孙瓒见刘充打断了自己的话,很是不悦,他对刘充说道:“冀州蛾贼有子干先生清剿,加上各地义军,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消灭。”

    “公孙县令太小看蛾贼了吧?冀州蛾贼有百万之众,就算子干先生可以扫除蛾贼,冀州肯定也会十室九空!冀州是河北经济来源,幽并二州都要仰仗冀州钱粮,若是冀州困顿,只怕幽并两州的日子也不好过吧!”

    公孙瓒还要反驳,但是却被郭勋抬手拦住了。和刘充说的一样,幽州、并州地处边境,蓄养重兵,钱粮消耗非常大。而此两州的收入并不多,根本不能独立蓄养大量的军队,全靠冀州调拨。若是冀州真的如刘充所说的那样,幽并二州肯定日子不好过。但是郭勋也和公孙瓒认知差不多,广阳这么多的蛾贼都一月多就清理了,其他地方的蛾贼肯定也强大不了哪里去。

    不过刘充还是河间王近亲,说不定哪天就直达圣听了,也不能让一兵不发,他沉吟了一下,对刘充说道:“长恭,我知道你心急社稷。只是没有调令,幽州之兵不好跨越州界。这样,我派人上书朝廷,等到朝廷调令下来之后,就会让各郡派兵。在此之前,我也只能倡议各郡义军南下,进入冀州协助剿匪了!”

    刘充有一些失望,义军哪里有正规军强大啊?就说刘关张组建的五百义军,都没有两百正规军强大。那些没有猛将带领的义军,几乎只比黄巾军强一些而已!不过有总比没有的好,他只能先行谢过郭勋:“如此,我就带冀州百姓,谢过使君了!”

    刘充坐下之后,对幽州这些人很是失望!这些人都没真正人才,眼光看不到整个国家,顶多也就是州郡之才!刘充本来也和一些人谈得挺不错的,但是自从他刚刚和公孙瓒争论了之后,这些人也都逐渐远离了他。

    刘充算是看出来了,名声在这个时代是多么重要!哪怕他是汉室宗亲,名声不如公孙瓒,就让几乎所有人疏远他,其中就包括刘备这个便宜亲戚!

    在蓟县,刘充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第二天一早就向郭勋和刘卫辞行,折返冀州。

    郭勋是太原望族郭家的人,他对刘充虽然很看好,但是却不需要太多巴结,只是送给了刘充一些财物表达了谢意。但是刘卫却慷慨的多,他直接调拨了二十匹战马,帮刘充凑足了百骑,并且将他获得财物和青壮都送给了刘充。

    刘卫拉着刘充的手说道:“虽然我们之间的血脉已经很远了,但是一见到长恭就感到特别亲近。其他人都是士族,很多时候都是想的都是保存实力,救援冀州多少有一些出力而不讨好,所以几乎没有人愿意去做!”

    刘充除了叹气之外,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之前有点发飘了,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但是现实当中他依然只是白身而已,之前暂代的县尉也因为战事结束而终止了。

    “叔父不必再送了,我们后会有期!”刘充和刘卫拜别,带着自己的义军返回河间。其他的军队都没有动,只有刘充自己离开了。

    一路上行军,刘充都在思考自己这些天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最开始他受到重用,之后却被逐渐边缘化了?

    想了几天之后,他终于想明白了,哪怕自己是汉室宗亲,但是在那些世家的眼中根本什么都不是。之前他受到邹靖重用,是因为邹靖手下没有多少能人。但是等到那些世家大族发力了之后,特别是公孙瓒到来,不管是能力还是实力上,刘充都不如人家,不被边缘化才怪呢!

    想明白之后,刘充并没有自怨自艾,而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好好的利用系统提升自己,再也不看那些世家的脸色。

    四月二十,刘充终于返回到了鄚县。只是他没有想到,刚刚回到了鄚县,还没有回家拜见父亲呢,他大哥刘会就骑马过来见他:“长恭,蛾贼现在正在进攻乐成,你快点带兵救援!”

    刘充皱眉问道:“大哥,我走之前蛾贼不是还在安平国吗?难道没有人阻挡他们吗?”

    刘会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这支蛾贼是从下曲阳一带过来的,足有万人之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