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回 河间都尉刘长恭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天天亮了之后,刘充和张郃一起收拢了黄巾降卒,收缴了战利品之后,才返回了城中。

    回到城中,刘充就带兵休息,大概晚上的时候才睡醒。他刚醒来,就看到了二哥刘琬坐在帐内。

    “醒来了?快点洗漱一下,今晚河间王设宴,去太晚了不好!”

    刘充一听,连忙去打水洗漱,重新将头发挽起来。刘琬拿着几件新衣服递给他:“这是我的衣服,你先穿着,别失了礼数。”

    刘充很听话的换上了,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很长时间没洗了,上战场无所谓,但是穿着去参加宴会就有点过分了。

    打扮了一新之后,刘充随着刘琬去了河间王府。

    进去一看,宴席已经摆设的差不多了。

    “我们功臣来了!”河间相韩馥看到刘充走过来,笑着迎上来,满面春风沁人心脾。不得不说,这一刻韩馥的表现绝对不像历史上那样糟,而且让刘充看到了他的闪光点。

    韩馥长得很帅,称之为玉面也不为过。作为颍川韩氏子弟,韩馥的能力其实并不是很差。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韩馥真的一无是处,为什么他一开始能够笼络到一堆的人才呢?田丰、沮授、郭图、审配、辛评一开始都是他的部下,而荀彧、郭嘉等人北上也都是他邀请的。只不过他没有袁绍门阀高大,也没有袁绍有能力,加上他出身袁阀,最后落得一个悲惨的下场。

    “国相!”刘充谨守礼仪,不想被人诟病。

    “长恭,乐成能够解围还要多靠你的计策,我已经写好了文书,只等道路开通之后,就上书朝廷。”韩馥说着将刘充拉到了一旁,低声说道:“河间王对长恭也很赏识,我与河间王商议了一番,决定在鄚县设置北部都尉,由长恭统领一千人驻扎鄚县。”

    刘充一听,也不由得一阵惊讶,东汉的诸侯王还有军阵大权吗?

    韩馥看出了刘充的惊讶,知道他心中所想。东汉的诸侯王其实都比较低调,但是在自己的封国当中,的确拥有军政大权的,只是他们一般不用而已。“长恭无需担心,这些都在河间王的职责范围之内!”

    刘充有一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让国相见笑了,充才疏学浅,有一些孤落寡闻了。”

    韩馥说道:“依照汉律,诸侯王只有国相、县令等辅佐官员无权任命,但是军事、以及县级副官任命都是有权过问的。只是因为一些历史原因,诸侯王大多不会用而已!”

    听韩馥这么一说,刘充也就知道是为什么了。什么历史原因?不就是西汉的七王之乱嘛!

    韩馥对刘充很看好,汉室宗亲当中君子很多,执政能力很强的也有很多,刘焉、刘虞、刘岱等人,每一个都算得上是出类拔萃。但是领兵打仗的人却没有,可以想象一旦陛下知道了刘充会打仗,刘充的地位肯定是平步青云。所以他才对刘充交好,当做一次投资。

    “长恭,我已经为你准备了一百匹战马,五百张弓,箭矢无数。而且军费粮草一应俱全,肯定可以保证长恭所需,长恭可以放心的平定贼军了!”

    刘充还能说什么?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份信任竟然是来自韩馥。这也算是知遇之恩了吧?他连忙对韩馥说道:“国相的恩情,充永世难忘!”

    韩馥对刘充的态度很满意,拉着他又说一些其他的话。

    不一会儿,宴会就开始了。河间王刘陔先举杯说道:“此次乐成被围,孤内心疲惫。全赖诸君同心协力,才能打败贼军。这一杯,孤敬诸君!”

    “谢河间王!”

    众人拜谢之后,一起将酒喝掉。

    刘陔又说道:“此次解围每位将士赏一千钱,布一匹!”

    “谢河间王!”

    “此次首功为刘长恭,孤与国相商议之后,决定在鄚县设置北部都尉,以刘长恭为北部都尉。”

    这个消息一出,在座的人都非常惊讶!北部都尉可不是随便设置的,要知道设置了之后,分出来的可不只是军事权,还有一定的行政权!北部都尉这个官不是很大,但是却是军事行政一把抓的职位。而且一般只有在边疆才设定,比如陇西郡在临洮设有南部都尉,那是为了防备南面的诸羌的。

    韩馥站起来说道:“此职是为了剿匪方便设立的。我和河间王已经写好的文书,为所有有功之人上书。相信以朝廷的英明,绝对不会只给长恭一个都尉。”

    众人一听,这才放心下来,不过还是有很多人羡慕的看着刘充。很多参加义军的都想要建功立业,剿匪还没有进行一半,刘充就已经达成了这个任务。不过他们也是羡慕不来的,谁让刘充是河间王的近亲,升官发财很容易。

    刘充连忙站起来,“多谢河间王与国相赏识!”

    刘陔笑了一下,然后严肃的说道:“长恭,孤任命你为北部都尉对你还有其他的要求!”

    刘充一听,立刻说道:“还请河间王明示!”

    “蛾贼猖獗,竟然先后将安平王、甘陵王抓住,估计此二王已经凶多吉少了。孤命你出兵二郡,剪除二国贼军,为二王报仇!”刘陔气愤的说道:“此二王与孤血脉最近,封地相邻。若是不能为其报仇,孤有何颜面去见孝穆皇?”

    刘充赶紧表现出同仇敌忾来:“刘充领命,定将此二国贼军消灭,枭其贼首,报此血仇!”

    刘陔很满意他的态度,在此举杯:“孤就预祝你旗开得胜,凯旋而归!”

    酒宴继续,一直到了深夜才结束。

    刘琬心中有事,没有多喝。他将刘充待会到了自己的房间,对他问道:“长恭,虽然你已经是北部都尉了,但是对于政事上一定不要插手!”

    刘充用清水洗了脸,将酒意驱除。这个时代的酒还没有啤酒度数高,他根本没有喝醉,只是微醺而已。

    “二哥放心,我指挥掌握军队。河间不比边疆,世家大族的势力已经成型,各地县令的势力也盘根交错,我不会去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